18期:愛的歌,可以這樣唱

【聖誕戀歌】1

Daddy不在的聖誕節

 

文/薏瑋

 

 

聖誕夜,在鬱鬱蔥蔥、香味瀰漫的白松旁,我親親寶貝女兒的鼻尖,滿懷感恩。珍惜擁有的,這從不強求的聖誕節,想不到,竟會是如此豐盛。

 

在我們家裡,每年的聖誕節是如此地獨特,如果細細回味,慢慢品嘗,都是「回憶博物館」裡的瑰寶,熠熠生輝。


那年聖誕時節,社區裡,家家戶戶向街的窗櫺中透出閃爍燈光勾勒的樹影,五光十色熱烘烘的燈飾定格在屋簷上、樹叢中。


兩個女兒心目中的英雄爹地正在泰國,他經管督責的工程頻生枝節,歸期一改再改。

 

▲「那年,婷婷十一歲,娟娟才六歲,我們度過一個不一樣的聖誕節。」作者(左)憶。

 

不完全,還是個家


外子在美國賓州一家國際知名的環保諮詢公司擔任副總裁,負責東南亞區的業務。一年裡大半的時間都在臺灣、中國、韓國、泰國等地親力親為,爭取業績。當啟程遠赴太平洋彼岸之際,他報給我的歸期,「僅供參考」。人事、天候、招標簡報、專案會議,在在都是他返家日期的變數。


暮色蒼茫,薄雪從萬丈穹蒼迴旋飄下,靜靜地濡濕黝黑的柏油路。家中每扇窗臺上我精心放置的燭光,彷彿叮嚀遊子,速速回家。


六歲的娟娟問:「媽咪!爹地會回家過聖誕節嗎?」


「不知道耶!」


她急急轉身衝到臥室;這孩子從小就不在人前落淚。一旁十一歲的婷婷,眼裡充滿落寞。


我心一緊。「走!我們去選棵聖誕樹!」


姊妹倆眼睛裡倏地燃起一片晶瑩,取出鵝絨外套,跳上我駕駛的馬自達廂型車,直達鄰近的7-11便利商店。店旁一方空地上,有成百株不同尺寸的杉樹(spruce)、樅木(fir)、松樹(pine)與絲柏(cypress),用木架橕著的、斜倚在柵欄的,平躺在地上的,任君挑選。


樹園中熙熙攘攘,好像趕集市場,小鎮人人扶老攜幼,就著發電機打出的稀疏燈光,牽著一棵棵聖誕樹品頭論足。淡淡氤氳中,人們穿著半筒雨靴在濕漉漉的走道間穿梭,空氣中瀰漫著松柏芳香,薄雪如精靈飄舞。我們和巧遇的熟人,東邊招呼,西邊寒暄,孩子們興奮雀躍,就連繫在角落看守園子的德國牧羊犬也歡愉地咧開嘴。


選了一株六呎高的白松,回到家,三人合力將聖誕樹抬進客廳,插入厚實的水盆裡,扭緊長螺絲固定好。我們搬出好幾紙箱的掛飾,動手佈置。飾物裡有姊妹倆的手工品─用木衣夾製作的魯道夫紅鼻頭馴鹿;用毛線纏繞在兩根冰棒棍上的十字架;用布頭、棉花和釦子做的天使……。還有具有紀念意義的代表物─刻著婷婷與娟娟出生年份的袖珍磁鐘;象徵她倆的石膏娃娃;刻著每個人名字的彩釉鋼飾……,以及賀曼(Hallmark)出產的年代趣品。孩子與我在驚歎把玩中,重溫聖誕樹展示的家園故事。

 

 

把握住,擁有的當下


娟娟央求我講講過聖誕節的童年往事,那百聽不厭的老故事……


聖誕夜,婆婆遞給六個孩子,每人一隻新襪子放在客廳裡,清晨醒來,我們常驚喜地發現聖誕老人在襪裡塞滿了帶殼花生、糖果,有時還加添一隻香水鉛筆或是一塊橡皮擦。


身為貧窮的孩子,那可像是擁有百萬財富,讓人快樂好久哩!有一年,我半夜醒來,迫不及待地去察看襪子,發現襪裡竟然多出一粒碩大多汁的椪柑,幸福得不知如何是好。


公公含笑地推開臥室竹窗,教我說:「謝謝你,聖誕老公公!」


看見滿天燦爛星斗的遠處,彷彿有人在向我搖手示意:「別客氣呦!」

 

娟娟聽了入神,感動地說:「再講一遍!」


冰箱裡原先有一隻向艾米許(Amish)農家訂購的新鮮火雞,爹地不在家,我們母女也無法消受這15磅肥腴。另外還有一隻向社區超市積點兌換的免費大火雞。和婷婷、娟娟商量,學蘇格蘭人烤隻鴨子過聖誕,分量剛好。於是在節前幾天,母女三人抱著兩隻火雞,還有爹地經年旅行、自飛機頭等艙餐盤上收集的兩大袋小胡椒瓶、小鹽瓶,送到鎮上供應游民午餐的救世軍廚房,老廚師和女兒的臉上綻放出相印的暉光。


聖誕夜,在鬱鬱蔥蔥、香味瀰漫的白松旁,我親親寶貝女兒的鼻尖,滿懷感恩。珍惜擁有的,這從不強求的聖誕節,想不到,竟會是如此豐盛。


將手放在婷婷、娟娟的頭上,我代替孩子的爹為女兒祝福:


願上主賜福給妳,保護妳;
願上主以慈愛待妳,施恩給妳;

願上主看顧妳,賜平安給妳。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