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流有感

——文化實務營校友生活隨想

 

文/劉晏君

 

 

今天是主日,缺席了兩個星期天的我們興奮地比平時都更早起來準備。其實都是小裴恩把我吵起來的,凌晨四點半就站在嬰兒床裡比手勢假哀嚎,「奶奶奶」(要喝奶的叫聲),我只有痛苦地爬進他的房間抱他。結果,他一直野到下午一點的幼兒主日學都結束了還沒睡,先生搖頭舉雙手投降說他是被神送來磨練我們的小猴子。「是喝了蠻牛(redbull)的小猴子。」打了第七百多個呵欠的我說。


我倆認為這次一定是裴恩把先生的免疫系統搞垮了,他才會幸運中獎,成為麻州不知第四百幾十幾的A流感患者。在家躺了一星期不算,還傳染給已經一年零三個月沒一覺睡超過五個小時的我,真是有福。想當初他剛發病時去看醫生,我們一家浩浩蕩蕩地推著小王爺的嬰兒車(有吸收撞擊的四輪裝置、小洋傘、置放鴨嘴杯的杯座、還有具備三個傾斜度的座椅),我還在路上開玩笑說:「你搞不好有A流感,慘了,你公司的人鐵定嚇死。」「不會吧,我從沒得過流行性感冒,妳別亂說。」先生咳了幾聲沒好氣地回。


結果,還真被我的烏鴉嘴說中。接下來的幾天他跟我都頭痛、喉嚨痛、肌肉痛、四肢痠痛,反正什麼都痛。「我的『笑容消滅』,快掛了。裴恩你過來媽媽抱抱,以後要自己嗯嗯,因為沒人幫你換尿布。」我昏沈地對正在牆上用蠟筆作畫的裴恩呻吟著。


「喂,這只是流感,基督徒不要這樣死啦、掛啦的。」先生訓斥我起來。「基督徒才不怕死,反正我的年日窄如手掌,生命全然虛幻。而且還不是你傳染給我的,叫你回家要洗手,你一定沒洗!」我嘟嚷著。


「我有啊!妳不要叫兒子過去,大家都生病,為什麼妳可以又聞又抱又親,我卻要帶口罩被隔離?」先生抗議。「我餵母奶有抗體,沒事啦,要得,早就得了,你還沒發病前還不是親他親個沒完?」我回嘴。


就這樣,我躺在沙發上,他癱在地毯上,一句兩句地抬起槓來。忽然,小傢伙搖搖擺擺走來,把他的鴨嘴杯往我嘴裡一送,說「奶奶奶。」我愣了一下,他餵我喝水哪!「Thank you,乖乖。」我望著眨巴、眨巴著眼看我的兒子笑著說,心裡卻想哭,他已經長大了,明年可以上大學了,我還沒給他斷奶呢。


「那爸爸呢?」我對兒子說。只見他轉頭邁著八字娃娃步朝著先生走去,蹲下「呸」了一聲,把嘴裡含著的ELMO(芝麻街卡通人物)餅乾吐到小手裡,然後右手拉扯著先生的口罩,喃喃地唸著「蠻蠻蠻」,要往他口裡塞餅乾。「哇哈哈哈,哇哈哈,你兒子要孝敬你,咳咳。」我笑到喉嚨痛。先生沒輒,只好把濕濕軟軟的Elmo吞進肚裡。那一晚,我倆不知吃進多少裴恩的口水,和他「酸酸」的愛。


感謝主,感謝大家的禱告,兒子最終沒有感染到A流感,還因為他爸爸一連一星期都趴在地上讓他騎而雀躍萬分,巴不得先生每天都生病。

 

「我也想病久一點,能在家跟寶貝一起,真幸福。」回公司上班後的他感嘆道。我想,這一次生病,真的讓我們覺得,自己真是有福極了!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