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女子愛妮的故事

奇女子愛妮的故事

 

文/高俐理

 

 

剛過去的秋天,東岸正值滿目火紅的十月,外子與我專程搭機前往加州,為的是要參加一場好友女兒的婚禮。


晴空萬里,陽光普照,典型的南加州天氣。周六下午,我們開車馳騁於五號公路上南行。到達婚禮的地點—一座西班牙式的教堂,有著十足羅曼蒂克的迴廊,俯視著洛杉磯山谷。


伴著豎琴樂聲,走進兩個可愛的女孩,點燃台上的兩排蠟燭。接著是新郎新娘的母親點燭。我看到好友出場了,愛妮穿著絳紅露肩晚禮服,天生的金髮挽成華麗的高髻。年輕時傾倒眾生的金髮美女,即使如今已近中國人所說耳順的年紀,仍然丰姿綽約。


最後,豎琴奏起結婚進行曲,眾人起立,迎接新娘入場。愛妮的丈夫泰立挽著他們的女兒蜜西莊嚴微笑地走進會場。蜜西大大的眼睛,黑髮如雲,綰成高雅的法國髻,好一個美麗的東方女子。蜜西的未婚夫提米也早已等在前面。牧師問會眾:「是誰把這女子許配給這位年輕人?」泰立沉穩安靜地答道:「是我。」然後,溫柔地將蜜西交給提米。
婚禮在夕陽的斜暉下安靜地進行,牧師訴說他們認識、相交的經過。以三個R-Remember the Commitment, Revitalize the Communication 以及 Receive good coaching ( 記得彼此的委身,努力於彼此的溝通以及接受好的勸教 ) ,來勸勉他們。在互相誓約後,牧師宣告提米與蜜西成為康先生與康太太。


婚禮充滿歡喜的笑聲與淚光。我看到好友愛妮滿框的淚雨滿臉的笑容,見到台灣六龜孤兒院九十幾歲的楊煦老牧師,以及二十三年前,發現蜜西的劉弟兄千里迢迢特地趕來參加這場婚禮。這場婚禮對愛妮的確意義深遠,可說是愛妮人生當中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因為,愛妮到四十四歲才結婚,蜜西是愛妮還單身時,從台灣領養的,出生後沒幾天,便被棄於孤兒院門外。


與愛妮認識多年,她的故事既精采又感人,便趁機會要她與讀者分享:

 



妳一直到四十好幾才結婚,談談結婚前的情況好嗎?


我直到四十四歲才結婚,這之前一直是單身。妳問我快不快樂⋯⋯我要說的是,快樂取決於外在環境,但是喜樂卻是出自內心。可以說,一般看來,我是幸福快樂的,因為單身時可以常常改變外在的環境。但是,我要說,每次我做人生重大決定時往往是因為我想要調整人生方向,而不是想要逃避不快樂或不幸福的景況。往回看,我看到神使用我的錯誤、失敗、成功來塑造我成為合祂心意的人。


結婚十五年後的今天,我深深了解孤獨與歡樂、高潮與低谷是獨身或結婚都會有的問題。我想,解決之鑰在於與神和好,讓祂帶領我們的道路。神有時也用「拒絕」來改變我們的路向。因此我當然也經歷過單身的人所經歷的痛苦。由於我當時也不確知神到底為我預備了什麼,因此我便每天過著有目的、知足的生活。我知道我如果想找「某個人」(somebody)結婚,我可能就得到「某個人」(somebody),但我並不想離婚,因此,我不要只是「某個人」。我一直參與單身團契,專注於工作,而不去揣測神到底對我將來的帶領是什麼。


我從十五歲開始,便想要將來生養五個小孩,並且至少領養一個小孩。我一直觀注世界各地關於孤兒的事工以及各種介紹資料。我想我若堅持自做主張,在年輕一點時便結婚,可能很多事情會發生在神的帶領之外。


無論單身或結婚都不是一條易路。社會文化對我們的期望,往往很難去達成。直到我二十八歲,我的家人都不停地催我結婚。最後我告訴他們,我不會為了他們的緣故而將我的未來草草下賭注。我從未害怕單身;目睹許多失敗的婚姻,我覺得若不是神掌管帶領的婚姻,我寧可單身。目前的社會不再視單身為不正常,單身的人不只在婚姻上有許多機會,且無論在領養、財務信用以及法律上,現在也都享有與已婚者同等的權利了。


我想我之所以能夠快樂地單身,是因為無論處在何種境況,我都能接受並滿足。我相信若神要我結婚,祂絕不會要我在道德與擇偶標準上妥協,因為這樣的妥協往往對我們自身造成很大的傷害。

 

▲新人與六龜孤兒院院長(右三)及同工合照

 

談談妳領養蜜西之前的生活。


可以用「充滿樂趣」來形容,無論是騎單車、坐雲霄飛車、打網球,或與幾位好友相聚談笑都令我快樂。我不喜歡只為了約會而約會,我寧可與幾位能讓我真正輕鬆自在、作我自己的好友在一起。領養蜜西之前我已經在航空公司的公關部門工作了十四年,這是個很有趣的工作。二十七歲時,我投資買了一棟三個房間的連棟屋(condo)。由於我收入不多,因此便把多餘的房間分租出去。這有幾個目的,一是幫忙繳分期付款,二是讓我不至於太過自我中心,而無法與別人共處;而且也不會每天回到一個空空的家。


我與我的室友們建立起一生的情誼。其中一位室友,現在已經五十歲了,通過我的介紹,五年前從台灣領養了一個殘障的小孩,名叫「恩恩」。


我最不喜歡晚餐時刻,我想我有「晚餐憂鬱症」(畢竟晚餐是全家人相聚的時刻)。因此我常邀人一起吃晚餐,即使只是一份簡單的沙拉,或只是到購物中心散散步,與人聊聊天。我就是喜歡跟人在一起。


家人對我來說很重要,每逢節日我都與家人一起過。我有十八個侄、甥兒女,我愛他們,也親密地參與在他們的生命當中。他們往往與我分享他們不想告訴父母的秘密(我們不都有些事不能告訴爸媽嗎?),直到今天,我與他們還是有一份很特殊的關係。我覺得將自己的生命投資在他們身上,是我的人生最值得的事情之一。


此外,作義工是我生活當中的一大部分。在舊金山有一個基督教協談中心,我擔任被虐兒童心理治療的助手。孤兒一向是最吸引我的事工,因此我從二十歲左右便開始投身其間。我常常搭機到聖地牙哥,然後租一部車,開兩小時,到墨西哥探視孤兒院。我從小孩子的身上得到許多回饋,遠比我所付出的多得多。


我二十八歲時在家裡開始一個查經班。由於工作的關係,時間設在禮拜一晚上,開始時只有六個人參加。三年以後便增長到四十多人,並且已經分植好幾個查經班。很有趣的是,我們一直叫這查經班為「周一晚查經班」,即使後來有些查經班在週三、周四或周五晚聚會,我也已經搬到聖地牙哥去了,也還是叫周一晚查經班。神通過我的家在許多人的生命中行了大事,雖然當年我不知道這其中的意義有多大。


基本上,我的想法是:為什麼要等到結婚後才開始享受人生呢?我不想浪費我的人生,錯過我想看、想去、想做的事。我將我不多的薪水,投資在房子、旅行、音樂會、戲劇等等的享受上。我母親總是說,只要我想做的事,我總有辦法做到。我祖母與母親都不曾要我空等著結婚才做這做那,他們只是勉勵我盡力朝自己的人生目標前進,因此我選擇努力達成自己的人生目標。

 

▲新人與愛尼夫婦(左一及左二)合照

 

妳為什麼會在還是單身時領養小孩?


小孩子對我來說很重要。我愛我的十四個姪女、四個侄兒。我也很想要有自己的孩子,我覺得自己可以作一個好母親來愛孩子。結婚並不會使我成為更慈愛的好母親。其實,單身反而使我有更多的時間給孩子。如果以合神心意的方式來得到小孩,我覺得沒有什麼理由使我不去養孩子。我從來不曾考慮非婚生子。領養小孩對我來說很自然。我至少可以提供孩子一個家,否則這些孩子會在沒有父親也沒有母親、極其艱困的環境下長大。沒有人抱他們,沒有人在他們跌倒時扶起他們,沒有人在睡前帶他們禱告,吻他們入眠。我可以使一個珍貴的孩子有不同的人生。總之,聖經不是教導我們要看顧孤兒嗎?因此,我開始研究看哪個國家允許單身人士領養小孩。我耐心等候,等到時機成熟,神便使事情成就。事實上,神讓我等了許多年,才領養到我的寶貝女兒。在此之前,神要我學許多功課。我曾嘗試從墨西哥領養小孩,但這個門關了好幾次。但我從未放棄希望,雖然有時很失望,但我內心很平安,總是回到神面前,認定神,相信神要我等後那對的時機及小孩。有時我感到很掙扎,但總是相信神會為我預備一個小孩。

 

單身領養小孩的挑戰有哪些?


比較讓我困擾的是,當人知道我單身想要領養小孩時,很多人會議論紛紛說我搶奪了小孩擁有父親的權利。這種論調實在很無知,殊不知若沒有人領養,這小孩連母親也沒有。我第二個最大的挑戰是,在我上班時,找誰看顧孩子。很幸運的是,有一個很有愛心的西班牙裔家庭在我上班時幫我照顧蜜西,蜜西適應得很好,蜜西三歲以前,西班牙文與英文一樣流利。第三個困擾是,社會大眾的好奇心。我對於種族是「色盲」,我看不到膚色,只看到人的心都一樣。往往有人會問我蜜西的爸爸是否東方人。但愛是不認顏色的,愛只認得「媽媽」。我是蜜西的媽媽,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當蜜西讀幼稚園時,有一天回家問我她什麼時候才會有爸爸。我告訴她,若神要她有爸爸,時候到了,神便會帶一個爸爸來。在這之前,我的爸爸(外公)就是爸爸。有一天,學校舉行跑步募款,她就打電話給外公,請外公支持。外公答應支持她,於是第二天她便告訴老師她的「爹地」會來。由於老師知道我單身,她有些擔心蜜西,第二天下午便打電話告訴我這件事。我不由得笑了起來,告訴老師她指的是我父親。我父親填補了她在學校的父親角色。


蜜西三年級時,她終於有了真正的爸爸,就是我的丈夫泰立。從此,泰立便是密西的特殊場合好搭檔。他們一起出席各種父女的聚會,他作蜜西的舞伴。包括蜜西十六歲生日派對。

 

談談妳領養最快樂的、以及最害怕恐懼的事。


想到她是神給我極珍貴的禮物,回憶起她的小指頭握著我的手,看她學我站在升降機上的樣子...看她第一次的芭蕾舞表演...記得她三歲時唱「神佑美國」的聲音...想起她在車上一路背誦經句⋯⋯記得她幼稚園時,寫在磁碟片上祝賀我生日快樂的話⋯⋯記得她每次看到我就奔向我⋯⋯每天聽她對我說「媽咪,我愛妳」⋯⋯觀看她高中時在樂隊的英姿⋯⋯以及直到今天她還經常對我說的「媽,我愛妳」。這些都是那麼單純真實的喜樂。妳怎麼形容呢?實在無法以一句話來形容這樣的快樂幸福。


至於懼怕,我不覺得養孩子有什麼好怕的。為人父母就是要堅強、有節制、有策略、無條件的去愛、去支持、去供應成長當中的機會。然而,第一要緊的挑戰便是教導蜜西與基督建立關係的重要性。唯有基督是人生問題的唯一解答。教會與主日學老師為蜜西奠定了很好得根基,使她能夠在認識耶穌基督上漸漸成長,擁有永恆的盼望。無論處在什麼樣的景況,養育孩子都是一大挑戰。


「信靠神來保守她,並在適當的時候放手」,是對我最大的挑戰。

 

有了孩子會不會使妳更難找到對象結婚?


我絕不考慮與不肯接納我孩子的男人結婚。約會並不是問題,反正我也不願維持膚淺易變的關係。我們有許多基督徒男女朋友,但我從來不曾讓任何男性在我們的生活當中出出入入。我與我丈夫交往了八個月,他是一位從未結過婚的基督徒,來自基督徒家庭,有良好教育背景,從事專業工作。當然囉,他還相當帥呢!我迫切禱告,尋求主的帶領,因為我不願意蜜西受到任何傷害。我覺得這位「標準男士」似乎是個「終身職」的單身漢,而不是「結婚型」的男人。一個周六下午,泰立與我一起晚餐。我直截了當地告訴他,他要做一個單身漢沒問題,我也一直都單身,但是,蜜西與我決定繼續我們人生的道路。主以及女兒是我的優先順序,我決定不再與他約會見面。我並不是要與他絕交,只是不願意蜜西與一個不願意委身於她的母親以及她的男人太親近。蜜西不該在那麼年幼就要處理大人的關係。因此,我決意放棄,將此關係交託給主。結果,不到一個禮拜,泰立便告訴我,他決定要與我以及蜜西共走人生道路...到永遠。


談到這裡,愛妮凝視著我,語重心長地說:「俐理,神要我們在祂裡面找到自己、認識自己;祂不要我們在別人為我們製造的身分裡活著,不是為了男人活、不是為了社會文化的壓力而活。我想這才是人生的鑰匙。父神使用我人生的每個轉折來帶領我歸向祂,藉著一些錯誤的學習,我成長得更堅強。人生並不是叫我們制訂一份完美的計畫去跟隨,然後照章行事。羅馬書8:28是我所確信的:「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我多盼望單身的人能多一點禱告、多一點歡笑,每天活得有目的,滿有喜樂與滿足,就不再有單身或結婚的煩惱了。人生一旦有目的,其他的便不成問題了。


晚宴上,看著泰立與愛妮相挽著周旋在賓客當中,介紹他們兩方的家人、客人。看著美麗的新娘蜜西與英挺的提米相擁著,婆娑起舞⋯⋯想到愛妮,因著她一心一意跟隨主的心志,不畏人言、不畏艱鉅地領養了蜜西,因此有了今天⋯⋯望著眼前的一切,心裡充滿感動⋯⋯,不知不覺淚眼模糊了。

 

 

作者小檔案

高俐理,管理工程師。「神國資源雜誌」創辦人。翻譯作家,《疾風烈火》、《標竿人生》等書均為暢銷代表作。現居美國賓州。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