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故事】1 被神寵愛的女兒

——走在神命定的解曉萍(上)

 

文/周瑋瑋
照片提供/解曉萍

 

▲七○年代,解曉萍憑著甜美臉蛋、動人歌聲,成為東南亞家喻戶曉的華語歌星,名利雙收。

 

她曾在水銀燈下尋找自己的人生舞臺,更藉著優美歌聲敲動許多心弦。一個曾經紅遍東南亞的藝人,如何在生命河流裡遇見耶穌,願意放下五光十色的生活,全心全人服事主?正當她享受殷勤事奉時,自己美麗的眼睛,卻因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遭戳傷而失明。
從事件發生到真正接受事實,解曉萍傳道的心路歷程,是血淚交織的屬靈爭戰,是天人交戰後的甘心饒恕。請聽她娓娓傾訴……

 

 

從星河到生命河


七○年代,解曉萍憑藉著甜美臉蛋、動人歌聲,進入演藝圈。出身臺灣,自小對歌唱就有天分和興趣的她,家境清苦,很早便自力更生。才出道,曉萍就選擇在星馬一帶駐唱,天時加上地利,不出一段時間便成為東南亞家喻戶曉的華語歌星,名利雙收。事業登上高峰,家境大獲改善,但常年一個人在外闖蕩,內心卻是寂寞的,她渴望在情感上找到歸宿。因緣際會,曉萍與一位來自加拿大的華僑相知相識,對方事業有成,經濟條件優渥,讓她覺得自己總算找到人生的倚靠,可以不用再一個人辛苦奔波。


婚後曉萍的確過了一段養尊處優的生活。當婚姻走入第十三個年頭,丈夫有意擴充事業,便向曉萍周轉資金,並允諾三個月後償還。為了幫助丈夫,她慷慨拿出多年積蓄,企盼他事業更上層樓。沒想到因市場估計錯誤,投資計畫遭重挫,最後宣告破產。曉萍一生的積蓄,因此成為泡影。承受不了突如其來的變故,先生企圖自殺未遂。當時吃齋唸佛的曉萍,內心深處其實對丈夫有種不能釋懷的怨恨,不僅耗盡她辛苦打拚的積蓄,更令她頓失生活倚靠。失去金錢保障的婚姻,讓解曉萍極度沒有安全感,雖然知道丈夫有輕生的念頭,她卻一心尋求離婚,並循法律途徑要求對方賠償金錢損失。


萬萬沒想到,先生後來二度、三度自殺,看到昔日剛強如鐵人的他,成了軟弱萎靡的尋短者,曉萍全然束手無策。她來到教會,求神饒了她,脫離婚姻的枷鎖與難處,賜她自由。當時曉萍已準備好分居協議書,打算隨時離婚。一位姊妹用聖經中的話語啟示她,才看到自己裡面原來如此冷漠無情,伺候病中的丈夫,愛心都不及請來的看護。當初結婚純然是為找個生活倚靠,不知婚姻是建立在互信互諒的基礎上。


既知婚姻是神所賜,人不能任意分開,曉萍學習順服,聽從姊妹建議,燒掉分居書,把先生帶到教會。起初他處處批評指點,堅決不信,但弟兄姊妹的關懷及妻子態度的轉變,讓他最後願意接受耶穌,更新生命。未料就在受洗五個月後,曉萍的先生息了地上的勞苦,回到天家。


單獨面對未知的道路,心裡茫然若失。以往頭戴藝人光環,靠著亮麗外表與歌聲,叱吒風雲。如今光環不再,現實的考驗讓曉萍充滿徨恐。因著先生之前從事建築業,解曉萍對房地產買賣略有所知,於是硬著頭皮踏入地產仲介這一行。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她盡心盡力投身工作,居然有了不錯的成績。


曉萍知道自己能再創事業第二春,全然有神的恩典與豐盛供應,但不因此鬆懈與神的關係,2002年末進入加拿大溫哥華多加單親協會參與服事。在探訪關懷當中,看見許多人之所以在救恩的門外徘徊,其實是受諸多個人思緒左右,以致錯失得福的機會。曉萍期望將自己單純信靠的福氣與眾人分享,但越服事越覺得缺乏屬靈裝備,經常關懷別人需要,自己裡面卻枯乾。於是她暫時離開多加的事工,沉潛起來。


2007年曉萍進入愛修園接受神學教導,並負責各項特會的聯繫協調,在服事崗位上重新出發。她像是個有福的神國孩子,不斷在智慧上得長進,在靈性上得富足。之後加入由一群溫哥華牧者興起的更新團契,每週固定聚會,為神國的合一復興禱告。曉萍的生命進入另一階段。

 

突如其來的意外


2009年3月9日更新團契舉辦一場國度禱告會,為以色列的復興,國度的合一,及各個城市的異象禱告。曉萍在會前讀到這一段經文:「你這不懷孕、不生養的要歌唱;你這未曾經過產難的要發聲歌唱,揚聲歡呼;因為沒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兒女更多。這是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54:1)

 

▲解曉萍再創事業第二春後,不鬆懈與神的關係,先於加拿大溫哥華多加單親協會參與服事,而後進入愛修園接受神學教導。


曉萍默默禱告,神要透過這節經文,對從未懷孕生子的她說什麼?當大會進行到一半,眾人的禱告異常火熱,會場前臺有人揮舞各色旗幟,有人屈膝敬拜。深受這畫面感動,想趕快拍攝留念,於是穿過人群旗海,站到臺前,面對著一個揮舞以色列旗子的青少年拿起相機。霎時少年手中旗桿滑落,鋒利的尖端不偏不倚朝自己的右眼戳過來。還沒來得及感到疼痛,趕緊用手摀住眼,沒想到整個手都浸滿了水。當下她的直覺反應─水晶體破了!

 

▲2009年3月9日更新團契舉辦的國度禱告會中,解曉萍意外受傷,不僅喪失右眼視力,更使她的人生和靈命受到深深撼動。


事出突然,曉萍卻相當鎮靜。由於大家都在專心禱告,她安靜走出會場,找到一位姊妹陪著去醫院。一路上打電話留言給所有牧者,請求代禱,自己也不住禱告,求神保守讓她不要疼痛,不要破相,不要害怕。然而附近醫院沒把握醫治如此傷勢,以致二十四小時內轉了三個醫院。待醫生會診決定動手術,已是次日晚上八點。曲折的就診過程並未搖動曉萍的信心,依舊平靜等待神的幫助。她心中沒有恐懼,對那位拿旗子的青少年也沒有任何責怪。


手術後除了麻醉劑引起的嘔吐,曉萍居然沒有任何疼痛,或許是靈裡的平安,遮蓋了肉體的傷害,她懷抱極大盼望,相信神必會醫治。在醫生特允下,出院不到一週便照原定計畫參加愛修園在以色列的年度特會,一心盼望到以色列經歷神的醫治神蹟,並且帶著八十歲的母親同行。

 

雨水中的恩典


一路上悉心照料母親,宛如以往,讓不知實情的母親以為女兒只是受了輕微眼疾。因為只有單眼視力,曉萍行動受限,東西經常拿不準,掉落在地上。母親看在眼裡,不斷地責備。一路上連連抱怨女兒只知參加特會,未能陪她好好玩。母親如此不能體諒自己,曉萍心裡甚是難過,不想讓老人家擔憂而刻意隱滿真相,換來的卻是百般挑剔。


曉萍事母至孝,以往出國作秀總帶著母親遊山玩水。今次參加特會意義不同,媽媽卻仍以「星媽」姿態,期望女兒處處呵護照顧。從小在母親權威下成長,曉萍對老人家一直藏有特殊情結,畏懼中夾雜自卑,覺得自己做什麼都很難討母親喜悅。如今加上眼傷帶來的諸多不便,心裡糾結著沮喪挫折。行程最後一天,眼看著期待的醫治即將落空,曉萍莫名動了輕生念頭,打算趁夜深人靜,走到加利利海邊跳下去,一了百了。


坐在酒店大廳,解曉萍有種莫名的孤寂。知道神愛她,但就是走不出心裡的牢籠。正要舉步邁出酒店大門之際,滂沱大雨從天而降,紛沓的水珠飛濺臉龐,一波一波拍打著她。乾旱已近三個月的以色列,竟然在這個時候下起如此傾盆豪雨,彷彿有雙手牽拉,止住她的腳步。凌晨四點鐘傳來晨禱歌聲,鬆動了曉萍尋死意念。走到晨禱會,甫坐定,就聽到天上人雲弟兄說:「你們不要停止禱告,或許就因著你們的持續禱告,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得以挽回某人的生命。」


曉萍恍然大悟:神的恩典真是夠我用,祂如此愛我,用雨水與眾人的禱告托住我的靈魂與生命!那個清晨,她的內心如旱地逢甘霖,重新得到滋潤。

 

曉萍領悟神的恩典夠用,是否意味從此一帆風順?她的眼睛是否能得醫治?敬請期待下回分曉。

 

 

受訪者小檔案
解曉萍傳道,出生於臺灣,曾於東南亞享有「百靈鳥歌后」的美譽。婚後退出演藝界定居溫哥華,遇生命低谷,經神的大能翻轉生命,經歷奇蹟後獻身於神,熱心服事。曾任溫哥華多加單親協會會長,以詩歌傳揚神愛。錄有詩歌CD《主愛伴一生》。現為溫哥華愛修園區域代表,與當地牧者一起為「華人回家」的使命同心同行。

 

作者小檔案
周瑋瑋,來自臺灣,現居紐約,為公立學校雙語教師。忙於家庭、工作與教會之間,仍寄情於寫作,享受創作中與生命源頭接軌的時刻。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