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期:《晨曦心影》

蹺課生

 

文/吳信惠

 

▲在教會這個愛的大環境,不論是「乖乖牌」或「蹺課生」,參加過主日學的孩子,潛移默化中皆奠定了一生受用無窮的品格教育基礎!

 

我覺得小孩子好可愛哦!當然,我是以教會兒童主日學老師的身分來說這句話。每天在家照顧三個小孩,有時會出現「盲點」,看不到他們可愛的地方。但是週日去教會崇拜,輪到我在主日學服事,知道兩個小時之後,家長就會把他們接走,再頑皮、再吵鬧的小孩,都是可愛的。

 

兒童主日學百態


有的小孩是標準的「乖乖牌」,進到教室就叫「阿姨好!」然後坐下,準備上課。有的小孩如同甜心,阿姨長、阿姨短的,過來抱抱,告訴我這個禮拜去了什麼地方,問我下次要不要一起去。有的剛進來就問我:「阿姨,什麼時候要下課?妳有沒有準備點心?」也有小孩被家長用力「推」進來,面有怒氣地看著我,動也不動,一副要「踢館」的樣子。更有小孩一定要坐在靠門的那個座位,原因是「可能等一下要去上廁所」。


我當然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想開溜啊!「門都沒有!」我非常了解這群小孩子玩的是什麼把戲,從他們講話的語氣和大大的眼珠子在眼裡轉啊轉的,我就能在心裡為他們譜一曲「即興曲」。為什麼我會這樣地了解他們?因為我小時候也是這樣,我就是那個「蹺課生」。

 

那段在教會長大的日子


小時候,我晚上最不愛睡覺,早上最爬不起來。週一到週六都要上學,不得已只好早睡早起。週日是惟一不用上學的日子,但是我還要去教會上主日學,就覺得太不公平了。


教會的主日學是早上八點半就開始,唱歌、報告二十分鐘,就按各年級分班到各教室去了。我常常週日一大早起來,先把放在媽媽床旁的鬧鐘關起來,再跑回去睡。最好大家都睡過頭,可以不用去教會。


印象中,這樣的計畫好像都沒有成功。媽媽還是在八點把我叫醒,然後我心不甘、情不願地騎著腳踏車去教會。我「當然」一定遲到,到教會時,主日學都在報告了,也來不及奉獻,把錢留在口袋裡吧!那個年代,我們視學校的老師為「至尊」,要打要罵由他們看著辦;但是教會的老師卻非常和善,講的都是鼓勵的話,教的也是聖經故事:耶穌降生、行神蹟奇事等,不像教科書那樣「老套」。雖然要背聖經經節,但不像課文那樣長,所以我「勉強」接受。和學校一樣,主日學也是要考試,不過這和升學無關,所以我就不把它當成一回事。每次上課都在作白日夢,從不舉手回答問題,也從不開口禱告。


下課後,我喜歡把口袋的錢拿來買教會附近小店的「巧克力饅頭」和一瓶養樂多,吃完才回家。只有在接近聖誕節前的幾個主日,我會非常認真,因為大家要準備聖誕節目,然後就有禮物。那段時間,我會自動自發,不用鬧鐘,自己起來,準備好了就出門,為的就是那份禮物。

 

潛移默化的影響


這一段懵懵懂懂的主日學,在我的人生中有什麼影響?看起來是沒有果效,但卻不然,我在主日學所學的,那些不太用功,勉強背下來的經節,都在我離家求學後,一句句派上用場。


在國外求學,因語言的關係,不敢開口,沒有朋友,非常寂寞時,我就會唱:「耶穌是我親愛朋友⋯⋯」放學途中,搭錯地鐵,不知身在何處,天色和身邊的人都一片漆黑,我心裡就想到:「耶和華是我的亮光⋯⋯」申請大學時,遭遇許多挫折,真是覺得自己活在患難之中,這時心裡突然想到,好像看過「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有了這樣的鼓勵,我心裡就踏實多了。


主日學老師撒在我這個「蹺課生」心中的福音種子,已經扎根發芽,發出出人意外的果效。幾年後,當有人來問我要不要教主日學,我馬上答應,因為「自我年幼時,主就教訓我,直到如今,我要傳揚主的作為」。


多年來參與兒童事奉,我特別看重那些「問題學生」。我相信,只要他們肯來,不管是要來「踢館」,或是來領禮物,一定不會白白浪費時間。我碰過只喜歡打球,上課完全沒反應的學生,我們就玩「棒球查經」,丟給他幾個「全壘打題」;也碰過喜歡在班上「裝瘋賣傻」的小孩,我就叫他起來演戲。


這樣的畫面,若是被我以前的主日學老師看到,相信他們必然欣慰地高唱:「哈利路亞!」沒想到當年的「蹺課生」,如今卻在主日學服事得「有聲有色」,這真是奇妙的改變。

 

*行出真理,請看人生補羹第四盅《晨曦心影》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