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期國度新聲

【基督徒靈命建造十大課題】1

打造整全的靈命觀

 

文/劉小玢

摘譯/桂梅

 

 

我的掙扎與追尋


我在1960年代初的臺灣長大,在看似矛盾又不相容的兩個世界之間求生存:一個是物質和科學的世界,另一個是神靈和迷信的世界。家裡,養育我的是受西醫訓練的母親;學校裡,受的是嚴格的科學和進化論教育─疾病是由病毒和細菌產生,而非邪靈;生活的不幸是行為和決定的結果,而非命運和看不見的靈。


然而,走出家門和學校不遠,我就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那是布滿寺廟、供奉神明和女神神龕的混亂之地。不管規模大小,只要「靈驗」,廟宇總是人潮洶湧,向據稱有本事的靈膜拜、許願。許多人在生子、結婚、送葬、搬遷、旅行、生意開張或關門之前,一定先到這裡問好「黃道吉日」。一切事物都與神靈脫不了關係;我不得不試著與他們共處。


年少時期大部分歲月,我選擇相信科學及科學所帶給人類的進步,但內心深處,從另一個現實世界而來的嘮叨,從未遠離我的心思意念。當大姊十七歲的生命突然在一天夜裡結束,我親身經歷到死亡不僅能奪去性命,且能毀掉所有被留下的人。先進的醫療沒能救姊姊,科學也不能驅散此後籠罩全家的陰霾。


她死後到哪裡去了?如果早晚終歸是死,那活著有什麼意義?為什麼我們周圍有這麼多的痛苦、折磨和夭折?問題重重,科學或邏輯卻不再能夠給出答案。上了高中,有人將耶穌基督的福音介紹給我,卻更加深我內心的掙扎:一個「外國/西方」的神怎麼可能是生命的答案?「罪」與這醜陋、毫無意義的世界能有什麼關係?更重要的是,為什麼一個全愛、全知、全能的神,會讓祂創造的人受難而不聞不問?


大學畢業前,經過四年來與基督徒朋友一起查經,我經歷到神拯救的大能和釋放的自由,我以為終於找到了答案。從相信科學,轉而相信靈裡自由是所有人類痛苦和磨難的答案。又過了四年,福音真理是如此真實有力,我決定放棄科學博士的學習,轉到福樂神學院(Fuller)受訓作神的僕人。

 

整全發展之必要


隨著歲月流逝,我越來越深入人們的生活,然而,事奉時間越長,我越感不安。太多虔誠、忠實的基督徒掙扎於罪、婚姻、家庭、感情問題和過去的傷害;太多「重生」的基督徒領袖禱告、研經、服事,卻過著並不豐盛的生活。灰心之餘,我轉向基督徒心理學和輔導,企圖打開一扇新門。我想知道:「心理學是一切問題最終的答案嗎?」


在理智的掙扎之外,還加上個人的爭戰。作為華人、女性和基督徒,我是這片奇異地土上少數民族中的少數民族。認識自己是誰,特別是認識自己在基督裡的身分,真是漫長又艱難。1996至1998年,內外交戰,身心俱疲下,我卸下一切。在那段休假時期,我終於意識到,必須重新整合我根深柢固的文化背景、多年科學訓練、所有的神學理解和心理輔導經驗,藉此了解自己並認識神。


我越學習神的話語(特別是耶穌生平),越意識到神沒把我僅看作生物體(像進化論教我相信的),或靈魂體(像我在許多教會裡學到的),或情感物(像有些男人對女人的歸類),或社會人(像中國文化所教導的)。神以祂自己的形像造了我:是複雜、動態、多維和美妙的集合!我並非來自真空,而是活在特定時空環境和家庭、文化裡。我不是個單向、停滯不變的人,而是不斷蛻變,且受到周圍人們、文化、環境和神的影響。這篇文章(和本系列往後九篇)是個人對成為完整的人熱切追求所孕育出的果子,同時深切盼望看到神的子民活出約翰福音十章10節耶穌所應許的,那樣豐盛的生命!

 

北美華人教會的困境


基於研究數據和我在教會多年的事奉,我相信我不是這趟旅途中惟一的旅客。根據《北美差傳手冊》1,目前美國有一千多間華人教會(另外二百間在加拿大)。雖在美國的華人教會增長率超過華人人口的增長率,然而基督徒在美國華人中仍然只有8%到10%2。這數據反映出其中有許多充滿掙扎的小教會,加拿大也看到類似現象。


經過北美一百四十多年的歷史以後,華人教會有了引人注目的增長,只是,一些問題和困境依然存在。首先,華人教會事工的效率如何?或者說今後還會有效嗎?因為基督徒在北美華人的比例只有8%到10%。如果迄今教會事工不是很有效,為什麼?華人教會培養出來的是怎樣的基督徒?最後,當如何改進,華人教會事工才能奉基督的名,擴展到更多華人中去?


我還要指出北美華人教會另外兩個獨特現象:第一,根據滕近輝(Philip Teng)3分析,50%華人教會是因分裂而產生。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華人教會很小、缺乏和諧、在事工上辛苦掙扎。初移民時,人們在靈命、政治、文化上都有掙扎,然而,華人教會缺乏整全地(wholistic)4處理問題的方式,略了會眾在語言、文化和政治上的區別。


根據劉富理牧師在洛杉磯地區對華人教會的研究,華人教會的節目對生活在現實文化裡,面對真實困境的人,常常是不適用的5。由這些衝突造成極深極廣的情感傷害,隨之而來的是醜惡的教會分裂。華人教會領袖們應該誠實、公開地正視這個現象:華人教會如何用整全的方式處理會眾的需要?華人教會如何才能培養出更成熟的基督徒,成為基督的身體,彼此合一地成長?

 

接班人在哪裡?


另一個存在已久卻一直被忽視的問題:下一代的維繫和發展。Helen Lee在〈沈默出走〉(Silent Exodus)一文中指出,許多年輕的亞裔美國人「發現他們的移民教會與他們毫不相關,文化僵化,對生活在1990年代多元文化的他們靈命發展裝備不良 」6。最驚心的數據是離開父母所屬教會的那些人80-90%很少加入其他教會。


以下統計數據顯示了華人教會不斷流失年輕人的沮喪細節:1974年,美國近60%華人是美國出生的華人(ABC),而約37.3% ABC在華人教會裡7。到了1980年,美國有一百萬華人,其中53%是ABC。但ABC基督徒人口下降到只有22%8。據1996年林慈信(Samuel Ling)牧師的新數據 9,以及惠頓(Wheaton College,IL)大學華人研究院主任估計,大約只有4%的ABC參與華人教會,而ABC佔華裔美國人的50%。


從另一角度來看,可發現ABC牧師嚴重短缺,教會找ABC牧師的數量遠超出候選人的數量,而ABC牧師的退出使問題更加惡化,這也是牧師和教會領袖必須警覺的問題10。


根據2000年人口普查,美國有二百四十萬華人,ABC約佔所有在美華人的50%11。 問題是現在有多少ABC是基督徒,而且他們為什麼決定離開12?華人教會怎樣才能停止發生在過去幾十年的「沈默出走」? 華人教會的領袖(主要是OBC,國外出生的華人)與保留和發展我們的下一代有什麼關�Y?


造成上述問題的因素很多,從根深柢固的文化包袱到西方神學的影響,以及華人教會領袖的缺乏。下一期,我想探討與靈命建造息息相關的三個具體因素。雖仍不夠完全,但多少可以在「整全的基督徒建造」上,提供一些思索方向。


1. 以「話語為中心」作主軸的事工,把基督徒信心和成長限制在悟性操練的範圍內,貶低了個人經歷並活出成聖過程的重要性。


2. 恥於接受心理輔導的文化,對心理諮詢持懷疑態度,否認了人的情感,窒息了正當的關係。


3. 忽略ABC和OBC之間的代溝和文化差異,撕裂了家庭和教會。為了在北美華人中培養真正的基督追隨者,必須從身體、靈魂、心智、情感、社會全方位觸及這些問題。

 

誠摯的邀請


往後九篇文章,盼能邀請你與我一同開始這一旅程,就是回歸真“Shalom”(平安,整全和健康),過神想要我們過的豐盛生活。一步一步讓耶穌的榜樣來啟發我們,讓神光照我們靈魂深處最黑暗的角落,從它的捆綁中釋放出來,我們將以一個全新的方式領受神那改變生命、建造生命大能的話語,好為神的良善和莫大的憐憫而歡慶!

 


*因篇幅關係,除註4外,請參閱英文單元的完整註釋。

4 本系列文章使用「整全」一詞而非「聖潔」有兩個原因:第一,「聖潔」一詞過去常被教會界引用,以致有過度濫用之嫌。人們讀到關於「聖潔」的文章,很容易產生既定的想法,而偏離本文企圖探討的意涵。第二,整全與“Shalom”一詞直接相關,代表整全和健康,我相信正是神期盼所有屬祂的兒女都去經歷和追求的。

 

 

作者小檔案

劉小玢,美國福樂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過去十五年來皆致力於教導基督徒「建造整全的靈命」。她的呼召是「如母鷹般攪動安樂窩,引人展翅上騰」。她已結婚二十二年,育有兩名健康快樂的好孩子。除了挑戰信徒勇於成長、效法基督,她最愛做的是閱�炕B和丈夫陳千里散步談心,以及在加州湍急的河流上乘風破浪。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