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

——人臉的眾相、殊相與本相

 

文/殷穎

 

 

人臉是一本深奧難懂的「書」, 這本臉書除本人與神以外,無人可以全懂……

 

近幾年網路世界新崛起的「臉書」(Facebook),其掌門人查克柏格(Mark Zuckerberg),是位電腦科技頑童,小學六年級時便開始編寫網站程式。


他讀哈佛大學時,與一般青年人無異,著恤衫穿運動鞋,幾年前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哈佛輟學生。但在創設「臉書」之後,頓成網際網路(互聯網)奇蹟。目前已是全球最年輕的億萬富翁,其發跡過程像極了「微軟」的比爾蓋茲,人稱他為「蓋茲第二」。


查克柏格就讀哈佛時,因想建立網路版學生照片與其他同學錄,被校方拒絕,他便扮演「駭客」侵入學校電腦,獵取資料庫中的照片與資料。這些照片的搜尋立即超過了幾萬次,校方對其行為極為不滿,予以「留校察看」處分。但他的Facebook網站十個月註冊人數便突破百萬,查克柏格便效法學長蓋茲由哈佛退學,專心經營社區網站。


這個新興網站在數年之內迅速竄紅,風起雲湧席捲全球,甚至還引發了中東的「茉莉花革命」。古老封閉的中東回教國家,因臉書開放平臺傳播的信息,借力使力導致民主革命,紛起推翻極權統治政府。隨埃及穆巴拉克總統下臺後,又掀起了利比亞民主革命。利國內戰自歐盟與美國介入後情況惡化,未來不可逆料。


「臉書」的創始原意,是要協助大學生彼此了解各自的面相,卻由人的面相發展出驚人的難以想像的後果,為始料未及。

 

▲世界第一大眾臉:廿八歲的漢族男性。

 

全球大眾臉


《國家地理雜誌》有一支影片,介紹全球最「大眾」的標準臉,以配合探討全球七十億人口的人類種族專題。研究的結論是:世界第一大眾臉,是二十八歲的漢族男性,共有九百萬人。


那是《國家地理雜誌》耗時十年,收集融合二十萬張男性照片,用電腦模擬拼湊出來的(見附圖)。影片內容描述在全世界七十億人口中,最典型的人是右撇子(使用右手工作),年收入低於一萬二千美元,有手機卻無銀行帳戶(擁有銀行帳戶者低於百分之二十五),為男性(世界上男性多於女性),而最大的種族為中國漢族。但在未來二十年內,人口總數很可能由印度人取代稱冠。

 

▲米開朗基羅曠世鉅作:神創造亞當。

 

神所創造的第一張人臉


《國家地理雜誌》由二十萬張人臉照片中,經分析、統計、歸納、模擬拼湊出的這張男人的臉,是當初神所創造第一亞當的面孔嗎?這張面孔能真正代表人的共相嗎?讓我們看看文藝復興時代著名的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1475-1564),在羅馬梵諦岡西斯汀小教堂屋頂天花板上繪製的這張《神創造亞當》畫像來對照一下,能有幾分相似?


米開朗基羅在繪製此圖時,並沒有二十萬人像照片供他參考,單憑想像繪製(或有模特兒,亦未可知)。《聖經》創世記一章26節前半段敘述神如何造人:「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這裡所謂的「形像」應指神的屬性與聖德而言,因神是個靈,基本上是看不見形像的(參考約翰福音4:24)。


但神要具體向人顯現時,有時也會以人的形像出現。《國家地理雜誌》採取「神同人形說」(Anthropomorphism)來比擬神的形像,然而,那是人自己虛擬的錯誤假設。神真正道成肉身時,卻是「取了奴僕(人)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這才是神向人具體顯示的形像,反而是神取了人的樣子),至於基督耶穌的真人形像,歷史上並沒有留下。


今天,人們熟悉的耶穌畫像,皆是憑藉想像(主的聖潔、仁愛、智慧等特性)虛擬出來的畫像。我曾在耶路撒冷看到一幅據說是耶穌時代當地人的大眾臉,很讓我吃驚,因為看來非常猥瑣、其貌不揚,屬於下流社會的人像,恐怕人人看了都不願認同是基督的形象,但那卻是一張真正奴僕的形像(參考腓立比書2:7)。

 

人臉的共相


神原創的第一亞當臉,與第二亞當(基督)的面相,均未留下記錄,電腦繪圖皆出於虛擬與想像,所以今天由《國家地理雜誌》二十萬張臉孔中模擬出的共相,到底能有幾分像第一亞當與第二亞當的臉,根本無法考證。


但可以確定的是,人的另一個共相,即這張由二十萬人所複製篩選出來的「大眾臉」,確實共有一個通相,正是一個罪人的共相!這個由第一亞當在伊甸園中犯罪被逐出時所獲得的「原罪」,才是今天人人皆有的共相。


但第二亞當耶穌基督道成的肉身,並未傳承這種原罪DNA,因主的使命是要以人的肉身在十字架上釘死,代替世人的罪(若自己有原罪,便不能作代罪的羔羊),所以,第二亞當「人的樣式」與第一亞當的樣式迥然有別。


保羅在羅馬書中所講的兩個律(一是心中願意為善的神的律,與另一個願意為惡的肉體的律)都是人的共相,因為保羅所感受的,是人人的經驗。


人在犯罪之後,雖失去大部分神的形像,但內心仍保有些許殘留的神的律,隨時提醒著人應該服從神,但因肉體已經賣給罪了(參考羅馬書7:14),最後仍然無法順從神的律。人體內這種不斷的掙扎與矛盾,正是人類普遍的共相,也就是《國家地理雜誌》所模擬出來的眾生相(參考羅馬書第七章)。

 

人臉的殊相


人臉是非常奇妙的創造,我們雖不知道當初亞當長相如何,又因傳遞年代久遠,及地球上氣候與地域的差異,最初相貌早已失傳。按父子血脈相傳的事實,照理說,我們與亞當的相貌應有相像之處,但也不一定全像,就連同卵雙胞胎相像到幾乎難以區分,仔細觀察之後仍有差異。


由第一亞當至今,人口遍滿地面,如今全球覆蓋了七十億人口,但令人驚訝的是,沒有一張臉與另一張臉(包括血親的傳承)會完全相同,都有差異:這才是一個極大的神蹟與奧祕。這也說明神賦予人的獨特性,各有自己的靈魂,各有自己的個性與特點;人的重生得救,也各有不同的故事與巧妙,並沒有所謂的「平均面相」。


魔術中有「變臉」遊戲,可在瞬間換上另一張面孔。中國京劇中有數種「臉譜」,代表特定的眾相,將人的忠、奸歸納為幾個典型,畫成不同的「臉譜」,在舞臺上向觀眾呈現。觀眾一看便知分曉,能了然戲裡角色所代表的性格,立刻認同戲劇所塑造的人物典型,達到劇作家預期的教化效果。


但人的忠、奸等內心表情,真能寫在臉譜上嗎?當然不能。因為人的性格多變且複雜,有時臉上的表情與內心的思想根本背道而馳,正所謂「不露聲色」。有趣的是,人的臉孔並不隨著內心而改變,在眾相中有殊像,而殊相正如人臉各異,所謂「人心不同,各如其面」。


這樣看來,人臉確實是一本深奧難懂的「書」,這本臉書除本人與神以外,無人可以全懂,在看似相同的五官背後,隱藏著許多祕密,「翻臉如同翻書」。


世上有各種「相術」,經過有心人對人臉深入分析、統計、歸納與推測,再經千百年的經驗累積,可以窺知一般人看不出的人臉祕密。原來人的行為都會不知不覺中寫在臉上,但這些密碼,普通人讀不出,非具特殊研究的人方可略窺一二。


但真正隱藏的奧祕,除神之外無人知曉。直到將來人人都來到白色審判臺前,才會完全敞開這本臉書,人臉的殊相才能翻到最後一頁,昭然若揭而無所遁形。人的眾相有兩種DNA,保羅已在羅馬書中仔細分析了。


人的原罪在肉體中佔了絕對的優勢,是謂「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參考羅馬書3:23),這就是人的共相。人除了相同的「原罪」之外,各有自己不同的「本罪」,也就是人的殊相。這種內心的罪惡,各有千秋,儘管「殺人」的外在行為相同,但在人心的陰暗面中,卻隱藏著許多不同的動機與意向;這便是眾相中的殊相。


所以,到了將來大審的白色寶座前,人人都要將自己的殊相裸裎,而眾相(原罪)加上殊相(本罪,即人的本相)以後,也就成了罪人的本相。

 

天國人的眾相


第二亞當—基督代表罪人的本相為世人釘死十架,基督受死後復活成為靈體(參考哥林多前書15:44),再回復祂道成肉身之前的靈。義人在死而復活後,由第一亞當傳承下來的本相也隨之消失,跟著初熟的果子基督一樣變成為靈體,成為另一種存在:既非今世的眾相,也失去了個別的殊相。


那時,人人都將與天使一樣,「既是復活的人,就為神的兒子」(參考路加福音20:36)變成另一種天國人的眾相了。約翰倒是為我們洩露了一個祕密,他說:

 

「親愛的弟兄啊,我們現在是神的兒女,將來如何,還未顯明;但我們知道,主若顯現,我們必要像祂,因為必得見祂的真體。」(約翰壹書3:2)至於人在天國有否各自的殊相,《聖經》未透露,我們便無法了解,只等將來神親自顯明。

 

 

作者小檔案
殷穎牧師,酷愛文學、大自然及謳歌創造主的文字工作者,也是編輯人、出版人及傳播工作者。曾任教會新聞周刊企編及社長,廣播、電視節目製作人與行政主管,並牧養教會二十餘載。著有《歸回田園》、《心靈的苦杯與饗宴》、《石頭的誘惑》、《耶穌的腳印》、《十字架下的沉思》等多本作品。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