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容易?相處難!

相愛容易?相處難!

 

文/陳惠琬

 

 

羅大佑在〈戀曲一九八零〉這首歌中有這麼一句:「愛情這東西我明白,但永遠是什麼?」一語道出戀愛時難解難分,卻經不起時間考驗的心酸。


「相愛容易相處難」的論調,一度在臺灣也十分盛行。不久前還堅稱愛的偉大,男女間只要有愛,什麼困難不能克服?但為何一走過婚禮,跨過家的門檻,便發現關起門過日子和想像中大不相同,而且會有許多的失望?


照臺灣《張老師雜誌》機構的調查研究指出,婚後六到十年是幻滅期與憂苦期,夫妻兩人會經歷許多婚姻波折,對婚姻的滿意度降至谷底。有的熬不過去便走上離婚,或發生外遇。如果我們對兩性間的相愛與相處沒有一些認識,很容易覺得人會變老,愛會變質,相信「婚姻是愛情的墳墓」而不肯結婚。或是覺得遇人不淑,「誤上了賊船」,換一個人也許可另起爐灶,東山再起。


所以,要拉近「相愛」到「相處」的距離,必須先對兩者的差別,有清楚的認識和準備。

 

拉近「相愛」到「相處」的距離


1.相愛是感覺,相處是關係。


愛情是一種感覺,在戀愛中會牽扯出許多心動、猜測、思念⋯⋯那是全心全意的投入,包括花時間去認識對方、遷就對方、與對方互動,讓對方生活在你百分之百的注意與關照下。


但相處是一種關係,婚姻更是一種長期的關係。沒有人能維持長期高昂的情緒,天天魂牽夢縈、茶飯不思,只要有愛便可以飽足。婚後是兩人由「面對面」轉為「肩並肩」,彼此扶持共同渡日的一種關係狀態。


尤其婚姻中還要工作、持家,面對公婆、親友等,都屬於非常不浪漫的一面,十足考驗夫妻雙方過日子與處理人際關係的實力。


當一方過日子的條件不夠,或生活習慣上沒有與人協調的能力時,婚後另一方也不再像過去那樣全心全意地遷就。因為此時兩人是真正「上場」了,必須全力以赴地應付生活,怎麼還能以「我不會」、「我不願」、「我做不好」來撒嬌、耍賴、逃避呢?


處理人際關係的實力,決定了婚姻的品質。婚姻本質上是一種人際關係的組合:夫妻、公婆、子女⋯⋯等。如果一個人不能善處關係,婚姻的成功率恐怕不太高。


反之,如果一個人在關係中,人格愈成熟,愈懂得照顧人、體貼人,甚至知道如何與人溝通、化解衝突,其婚姻生存率也愈高。

 

▲餐桌最能顯示一個人從原生家庭所承襲的家教。

 

2.相愛是一種愛的慾望,婚姻則需要愛的能力。


很多人心中有愛的期望,但心裡沒有準備好面對相處中的一切犧牲、奉獻。殊不知在婚姻中,不只多了可以照顧你、關心你的人,你也要照顧對方、關心對方,而這正是需要愛的實力的地方。


你在愛的方面有多少實力?很多人有「愛的慾望」,但沒有「愛的能力」。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兩者的不同;他們不能分辨,當一個人說「我愛你」時,不是指真正「愛你」,而是「我需要你」。那是一種依賴感、安全感,渴望被人了解、傾聽與陪伴。但許多人完全不知怎樣成為別人的依靠,既不會照顧人、安慰人,也不會了解人。


所以,男女雙方都要培養愛的能力,關係才可能建立。基於需要而愛,那是一種慾望,也就是情慾。這也是為何外遇多半不會成功,因為相愛容易相處難,外遇者只想在婚姻責任之外,抓一個對象來愛他,卻不想付出自己的愛。

 

3.對愛難免有幻想,婚姻關係則需務實面對:


不可否認的,戀愛時多少帶一點虛假。為了討好對方,我們總會把自己最美、最好的一面擺出來,爭取對方的憐愛。


我與先生交往時,他曾號稱喜歡文學、電影,讓我覺得我們好配。結果他喜歡的文學是漫畫文學,尤其是「老夫子」之類,然後是武俠小說;看電影則和他的文學口味一致,喜歡笑鬧片、戰爭片,最好是科幻、動作、星際大戰等。於是我的愛情夢便破滅了。


談戀愛時多少都會有這些不自覺的善意欺騙,這是每個談戀愛中的男女都免不了的。但許多人沒有心理準備,到了婚後就產生適應不良症,心驚:「怎麼會這樣?我嫁的人、娶的人怎麼會這樣?」

 

揭開「神秘」的面紗


通常婚後,家中有三個地方最容易顯出一個人的本質,也最會讓人覺得自己的愛情夢破滅:

1. 餐桌:一個人表現最基本社交禮節的地方


夫妻兩人,一個喜歡吃飯時講話,另一個吃飯非常專心,吃飯就不能喝湯,喝湯就不能吃飯。喜歡講話的多半是女士,談天說地,嘰嘰喳喳,婚前先生可能還覺得對方怎麼講怎麼可愛,婚後卻只覺對方聒噪不堪,嘴巴沒一刻閒的。


而太太氣先生吃相不好,狼吞虎嚥。作了幾個鐘頭的一頓飯,幾分鐘他便風捲殘雲一掃而空,好像天天都把他餓得半死一樣。還有的氣對方吃飯怎麼那麼大聲,或老到別人的盤子裡去夾菜,或夾菜從不考慮別人還要不要吃。


洗碗也常發生爭執。為什麼每次都是我洗?好,我也不洗,看誰撐得久?通常撐不下去的就會去洗。或作飯,誰作?太太不會作怎麼辦?到底我娶了誰?嫁了誰了?

 

2. 廁所:一個人表現最個人生理習慣的地方


馬桶蓋是放上去還是放下來?衛生紙用完為什麼不換,有沒有公德心?換,也不換成「合乎邏輯」的方式,別人又怎麼用?


為什麼每次用完浴室對方都不收拾?浴缸裡跟狗掉毛一樣掉得一塌糊塗。換洗的衣服怎麼丟得到處都是?丟的意思又是什麼?等人來撿,誰撿?好啊!你把我當成老媽子啊!我到底嫁了誰?娶了誰了?

3. 臥室:一個人表現最私密行為的地方


對方為什麼沒洗澡便上床,是不是對我不夠尊重?東南亞有一位先生曾嫌太太吃了榴槤上床,臭氣熏天太不體貼。蓋被子又要怎麼蓋?有人頭、臉與手一定要露在被子外,有人一定要被子拉上蒙頭大睡,被子只好搶來搶去。


睡覺姿勢也挺夠瞧的,有人一躺下便不動如松,有人是360度打轉,腳碰到誰都踢一下。或作太太的覺得先生怎麼那麼現實,每天面對她都面無表情,一進了臥室卻忽然變得細心體貼了,一定是「別有居心」!


或有人生活規律像時鐘一樣,十點半一定入睡,對方再多的柔情蜜意,他的眼睛都盯在時鐘上,一到時間便:「對不起!我要睡覺!」然後睡覺時猛打呼。如果太太作惡夢,婚前什麼事都說要保護妳、呵護妳的英雄,現在只睡眼惺忪地拍妳一下,說:「不要一天到晚神經緊張好不好?」


這些其實都是結婚後的自然生態。然而很多人對婚姻沒有足夠的認識,婚後的幻滅感便十分嚴重。太多人認為求愛、成家,是人的天性,像女人懷孕生孩子,不過是瓜熟蒂落。生下來後,天生天養,何必去學習怎麼愛、怎麼經營、怎麼教養?於是,對婚姻便邊走邊瞧,等到發現一切不如所想,失望至極,覺得愛消失了,關係便出現了裂痕。

 

揪出相處困難的變數


1. 雙方的個性組合


性格在夫妻關係中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因性格牽涉到待人接物的方法與行為模式。你對自己與對方的性格有認識,兩人在相處上就更知道如何適應配合了。


性格組合可能包括:樂觀/悲觀;思考型/感受型;急性/慢性;作夢的,只注意高層面、大圖畫/執行的,注意細節、一板一眼;跳躍形思考/線性形思考;擅長處人/善於處事⋯⋯


人的優點、缺點是相對的。在找伴侶時會傾向找互補的,但婚後那些吸引你的優點往往全成了缺點。然而要改變對方也很難,只能用自己的優點去補對方的缺點。當然,最好是婚前先了解,看自己能不能接受。在這世上除了神的愛,人的愛不能克服也不能改變一個人的脾性,因此未婚者萬不可高估自己。

 

2. 各自的成長背景:


成長背景會影響我們的生活習慣、金錢價值觀,甚至親密關係。我父母曾為一枚戒指起了爭執。當初父母成婚時都窮,後來家境好轉,母親便想買一枚戒指。但因母親出生在北京的大戶人家,一直喜歡寶石,而父親出生在海南島,認為戒指只有姨太太才戴。兩人自然起了爭執。


相處時,我們成長過程中曾受過的傷害會介入兩人的關係中,更影響夫妻間彼此的信任或接納。不把這些因素摸出來,常讓兩人吵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也能相處也能愛——愛四律


所以,當如何相處又相愛呢?弗洛姆曾說:「真愛必須靠四個條件來維持:承諾、責任、照顧與了解」。這四項,我認為是關係的內在邏輯,關係因此才會有厚度、有實質。兩人是否願意彼此體諒配合、願意有所犧牲、割捨,是不是會顧慮對方的感受,如此才是把愛落實到生活,而能擁有一份愛的關係。


1. 真愛是承諾:


婚姻誓約中有一句:「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開」。這個人指的是誰?不是外人,常常是我們當事人。


什麼是承諾呢?消極的說是「不離不棄」,道義上不忍落井下石。小自外表改變,女人懷孕身材走樣,男人中厚、頭禿。大至遭遇病痛、失去工作、人生路上一切的不順利時,兩人的字典裡沒有「分手」字眼。


談到未來永遠是帶著「攜手同行」的看法,而非過了今天不知明天。承諾是不為自己留出路,沒有後門才不會一腳留在門外,也才會在婚姻中死守。想想:如果一家銀行老喊要關門,你還會不會繼續存錢進去?


因而有承諾的人絕不因受挫、生氣,而說出會威脅未來的話。


2. 真愛是責任:


責任包括家事分工:賺錢、養家、活口、作家事、帶孩子。角色無需太拘泥,以神所給的恩賜來分。有的家庭裡拿炒菜鏟的是先生,用榔頭的是女主人,無可厚非。重要的是有責任感,把份內的事作好,不需要人強催,也不需要別人抓狂了才去作。


然而有些人做事天生沒責任感,凡事沒交待,沒擔當。早上上班起不來,太太急得要命;下班又跑到PUB,和同事過 HAPPY HOUR、生活過得像單身。或太太答應孩子的事隨便就算了,花錢永遠是預算透支。


關係中若沒有責任,就無法信任,責任是我們牽繫彼此的重要繩索。


責任包括婚姻經營:把對方看為夥伴,邀請對方一起調適,建立共處的模式,不斷建立「我們」的觀念,而不只是「我」。


也就是說婚姻是「二人結為一體」,凡事應從「一體」來看,來處理。一個自我中心的人,作決定通常不會問另一人。有的先生找朋友回家不先告訴太太,然後說:「妳不幫我弄,我自己來」。或太太回娘家,不告訴先生。先生和朋友出去,一吆喝便走了,也不問對方⋯⋯這些思考方式都不是用「我們」,而是像一個「單身」。


在婚姻裡要不斷學習用「我們」,「我們來商量」,「我們該怎麼辦?」,「我們一起想辦法」,習慣用團隊思考方式—甚至在外遇發生的時候。


外遇也許是單方面發生,但婚姻中所有的問題都是兩人的問題,一家人都跟著承受痛苦後果。在此時要有一個觀念:外遇雖然是罪,但不是不可饒恕之罪。外遇帶來的傷害很深,但有時也不是絕對不可挽回。如果受傷害的一方袖手旁觀,抱著「你的問題你自己解決」,只會使婚姻走上決裂,自己也受到更大的傷害。


若把態度轉為「現在問題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一起來解決看看」,在任何情況下始終不放棄關係,使關係不走上抽離、決裂,才能使婚姻起死回生。

 

▲作者陳惠琬與夫婿杜永浩弟兄,同心同行、互補互勵。圖為他們倆在2003年教會退修會中合影。


3. 真愛是照顧:


照顧是「貼心」待人:「貼心」,就是用對方所喜歡的方式來疼對方,而非堅持己見。例如明明對方不喜歡喝茶,還拼命為對方倒茶,這不叫貼心。


老實說,這世上沒有哪個人比自己的配偶,更會貼心地照顧你了。父母不能,子女也不能,他們與我們不是站在同一個平面上來了解,他們也不會花這樣的心思。唯有配偶,可以貼心。


照顧是「心疼」對方:賺錢養家、燒飯洗衣,是責任、是分工,更是對整個家的付出。真正的照顧總是表現在一些愛的小動作上,是特地為「個人」而做的,對方接受後心裡會有一股暖意。


有的先生會在太太過生日時,送她一個炒菜鍋,這便不屬於「個人」層面。個人層面是看到對方下班實在很累,做一些他最愛吃的菜,或幫他按摩。或先生會把孩子帶開,讓全職媽媽有些獨處的時間。


照顧是「分憂解勞」:我們能不能以對方心頭的痛為痛?對方沒工作時,作太太的是增加先生壓力,還是寬解壓力?太太對年老病重的父母掛心,先生是支持她付出孝心,還是叫她想開點,人該走便會走?


4. 真愛是了解:


要貼心、要心疼對方,要分擔對方心頭的重擔,都少不了一個前題,就是互相了解。


了解需要投資時間與心力來經營夫妻感情。要固定花時間來彼此溝通,丈夫注意太太的情緒取向、感情狀況。太太除了做家事,也要注意先生的工作感受、壓力因素與心理狀況。不互相了解的夫妻,再怎麼愛,也都愛不到刀口上。

 

相愛靠感動,相處靠行動!


真愛必須靠上述四個條件來維持:承諾、責任、照顧與了解,但是要實現出來,談何容易?我和先生當初的結婚請帖上,印的是「有愛的地方,就有神」,但結婚多年來,最深的體會是「有神的地方,才有愛」。


所有的相處,在神裡面都可經過學習來成長。問題是許多人會心有不甘,覺得相愛容易相處難,是因嫁錯了人,娶錯了人,而不知那是婚姻關係必要走過的成長階段。盼我們不只相愛靠感動,相處還靠行動,藉著信仰在愛裡建立出一份扎實的實踐力量。

 

如此,我們也能相處,也能愛。

 

 

作者小檔案

陳惠琬,筆名莫非。十八歲由臺灣來美。曾任加州休斯飛機公司電腦工程師六年,後專事寫作。現定居洛杉機。曾著有散文《不小心,我撿到了天堂》,與小說《六個女人的畫像》、《殘顏》、《愛在驀然回首處》等書。是標準的書癡,生活在腦中。本文取材自她的演講。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