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分享】

第一次短宣的震撼

 

文、圖片提供/廖美惠

 

▲作者廖美惠生平第一次參與短宣。

 

2015年年初,為期兩週的短宣隊結束了,我從攝氏17度的亞洲回到華氏17度的新澤西州;從純樸原始的大山,回到物質過度泛濫的美國。兩個絕然不同的環境,令人彷如隔世……


第一晚回到家中,半夜想上廁所,黑暗中,下意識地就把手伸往枕頭旁尋找手電筒,幾秒鐘過後,才意識到我已經回到北美了,半夜上廁所,不需要往屋外跑也不需要手電筒。突然間,我懷念起那兩個星期在大山裡的震撼與點滴……。

 

行前準備


其實,很早以前,就想參加短宣,但總覺自己心有餘力不足,一來覺得自己靈命還不夠成熟,二來工作忙碌抽不出時間。況且短宣隊絕大部分是在暑假,炎熱的夏天不管到哪裡都熱,我實在是招架不住。這次竟然聽到有冬季短宣,我對自己說,炎熱的天氣,不能再成為不敢去短宣的藉口了吧!


從去年九月到十二月,經過為期三個月的集訓,從詩歌敬拜、手工練習、聖經故事、品格教育、福音見證……認真地實際操練每個步驟。從一次一次的禱告中,團隊們彼此更加認識;從一次一次的敬拜中隊友們拉近彼此距離。「團隊的同心合意,是最重要的!」領隊在還未出發前,再三強調。


為什麼選擇冬季短宣?原因是,當地夏天是雨季,大量雨水易造成山路坍方,無法進入山區。出發前準備行李,心中忐忑不安,據去過的姊妹說山上日夜溫差很大,晚上很冷,沒有室內暖氣,禦寒工作輕忽不得。


由於我是團隊中惟一一位第一次參加短宣,其他成員老神在在,似乎一點也不擔心氣候。而我出發前一個多月,就開始打包行李箱,購買輕柔的保暖衛生衣、帽子、襪子……,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可讓大夥笑話了。

 

▲美麗的大山,卻也是貧困的山區。(圖為作者與同行的女兒王怡)

 

原始村落


或許是上帝憐憫,到了當地,發現晚上沒有預期冷,教師宿舍的廁所,竟然還可以「手動」沖水,算得上是山上「五星級」的待遇了!


此行,我們到了兩個村寨,為當地孩子舉辦冬令營。第一個寨子,近九十戶人家,有幾代已信主的基督徒,他們是早年西方宣教士傳福音結出的果子。雖是多年的基督徒,但似乎缺少靈命的餵養。此行,除了提供當地孩子冬令營,也激勵當地同工與長老,再度興旺福音。


出發前,我們再三詢問多少孩子參加,對方回答都是無法確定,最後出發前我們預備了二百四十份手工材料,最後二個村子來參加的學生總人數加起來竟然和我們預備的材料一樣,不多也不少。這看起來似乎是件微乎其微的小事,但對我們團隊而言,這是神精心的預備,讓我們感到震撼,上帝真的是大事小事都看顧的神。


對大多數的人而言,看電影似乎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但對這群住在大山裡面的人而言,電影是他們一生中從未聽過、見過的東西。這次,我們把學校的操場當作露天電影院放映《耶穌傳》。


當天晚上,暮色漸暗,我看著從各地來的村民們一手拿著手電筒、一手拿著小板凳,每個大人小孩臉上帶著興奮的表情,要來經歷他們一生中第一次的看電影。一面看著電影,一面燒著營火,在物資缺乏的山上,有些年紀大的老村婦把家中被單拿來當作大衣披著。上百位大大小小純樸的臉孔,聚精會神地看著《耶穌傳》,此情此景,在我心中留下難以抹滅的回憶。


一生從未見過這麼美麗的大山,也從未到過這麼貧困的山區。看到五、六歲的小孩自己會餵豬,七、八歲的小孩會自己生火煮飯,小學生天未亮就走路一個小時去上學;看到他們一天只吃兩頓飯(白飯配青菜),兩個星期仍穿同一件衣服,一年四季腳上永遠只穿著同一雙夾腳拖鞋……。


每晚上入睡前,不忘寫日記,我用粗字體寫下大大的四個字「山上三寶」,因為怕自己下山後,很快就會忘記這裡曾經給過我的震撼。所謂「山上三寶」就是─手電筒、臉盆和熱水瓶。兩個星期中這「山上三寶」,徹底取代了我的「山下三寶」─手機、電腦、電視。


意外地發現自己竟然可以兩個星期不需要照鏡子、兩個星期不洗頭髮、還可以與豬和平共存(僅離我們睡房僅幾呎之遙)……原來,生命可以如此堅韌,生活可以如此簡單。

 

▲大山的日出日落、夜間滿天的星斗、天真單純的童心、原始樸實的生活、異文化的衝擊、團隊的扶持……成為一生中最難忘的短宣震撼。

 

生命傳教


第二個村寨,近百戶人家,與學生溝通有時需要當地老師翻譯。在營會中問孩子們,相信約翰福音三章16節的神愛世人嗎?相信耶穌是神的兒子嗎?幾乎所有孩子都舉手了,但最後問到是否有人願意決志信主,我們班上三十人只有三個人舉手。隔天竟還有一個小朋友說:「老師,我要取消昨天的舉手,因為信耶穌會被爸爸媽媽罵!我想等長大以後再信耶穌,可以嗎?」


一度,我感到沮喪,千里迢迢,跋山涉水來到大山傳福音,但人心剛硬,當地人世代受到傳統宗教鬼神的綑綁,拒絕福音。同隊的一位姊妹,有多次短宣經驗,她的一席話讓我再度被激勵。「人,如果接受福音,不是因為你的口才好;人,如果不接受福音,也不是因為你的口才不好。一切都是聖靈的工作!不需要氣餒。」翌日,我們的領隊牧師也提到,「宣教是用『身』傳,而不是『口』傳。想想看早年的西方宣教士,他們是獻上自己的全人,用生命傳教。」


營會結束時,那個要取消前一天舉手決志的小女孩突然跑到我面前害羞地說:「老師,妳下一次什麼時候會再來?」我的眼淚幾乎止不住流下來了。離開時,當地一位基督徒老師也對我說:「謝謝你們願意從遠地來看我們,讓我們知道神沒有停止做感動人心的工作。」


大山的日出日落,夜間滿天的星斗,天真、單純的童心,最原始樸實的生活,異文化的震撼與衝擊,團隊的扶持與接納,每早上天未亮領隊牧師帶領的「使徒行傳」靈修,一點一滴的屬靈經歷與成長……,還有在山上度過了我的五十歲生日。此行的收穫與震撼,遠遠超過我所求所想。感謝我的教會給我這次短宣的機會,這也是我首次與念大學的女兒共同參與短宣,毫無疑問,這將是我一生中最難忘與震撼的兩週。


一位我敬愛的牧師經常如此鼓勵基督徒:「所有的長宣都是從中宣開始;所有的中宣是從短宣開始!如果,每個基督徒願意一生當中,至少有一次短宣的操練,那將會是有福之人。」

 

「工作誠可貴,家庭價更高;若為福音故,兩者皆可拋。」感謝神讓我在滿五十歲的這一年,勇敢跨出短宣,與傳揚福音的大使命有份。

 

 

作者小檔案

廖美惠,KRC《神國雜誌》特約記者,新澤西州《漢新月刊》特約記者。與丈夫王治元育有兩位成年兒女。目前專職「蒙特梭利」幼教老師。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