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恩與義的雙叉路口

 

整理/林敏雯

 

 

本文三則典型的模擬案例,係根據採訪多人所得資料,綜合歸納而得,為保護當事人,細節皆已更動、修改。若與實際個案雷同,純屬巧合。

 

從未預料到的事件震撼了教會,也衝擊了信徒。「牧師怎麼可能跌倒?」「他是屬靈大家長,怎能做出這樣的事?」


在驚愕、憤怒之餘,我們這群主內肢體,應該採取什麼行動?又有何種選擇?

 

模擬案例1: 挪用奉獻而遭解聘


這個主日早晨,位於美國西北的蕪茲城華人基督教會敬拜就要開始,A牧師卻一直沒有出現。會眾覺得奇怪,只見秦長老上臺證道,報告時間也不見提及。這是A牧師牧會近十年來,第一次無故缺席。


弟兄姊妹問起是否牧師生病,或者家中臨時發生急事,執事也支支吾吾,沒有具體答覆。有人打電話,有人到牧師家探望,都沒有回應。禮拜三禱告會雖照常舉行,但少了牧師、師母熟悉的身影,氣氛就是不太對勁。


接下來的幾個主日,敬拜照常舉行,A牧師一家仍舊沒有出現。週報上隻字未提,讓弟兄姊妹百思不解,覺得事有蹊蹺。司會報告完,正準備宣布散會時,最年長、資深的王伯伯突然站起來,大聲質問︰「牧師到哪裡去了?」


此時,弟兄姊妹紛紛附和︰「牧師發生了什麼事?」「要請假也要說一聲!」「到底怎麼回事?」


長執終於意識到,這麼三緘其口不是辦法,最後決定召開緊急大會,答應向會友公開說明。


開會當天,執事會主席再次站上講臺,簡短禱告後,面色凝重地道出事情始末︰


一位外地宣教士傳給執事會一封電郵,謝謝上次牧師前往短宣時帶來弟兄姊妹的愛心奉獻,數額為如此。司庫覺得這個數字和他當初開立的支票有些出入,於是詢問牧師。牧師表示為了方便,他將美金兌換成當地貨幣轉交,差額應該是匯率及手續費所致。但司庫仔細一算,出入還是太大。


執事會再三追問,牧師才說,教會給的旅費不夠,他先從奉獻中支取,等回來後再補上。執事會回頭查看過去的宣教奉獻,與宣教士核對數目後發現,這樣的情況已經發生好幾次。再與牧師對質,他終於承認挪用奉獻。長執會立即決定解聘,並與牧師達成協議,只要他即刻停止牧會、遷離此地,教會可以不追究法律責任。


聽了這番話,弟兄姊妹一臉錯愕。忽然有聲音說︰「對!這樣犯罪的牧師不要也罷!」「他沒有資格再帶領我們!」還有聲音說︰「牧師也是人,做錯事應該得到原諒!」「他辛苦牧會,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卻也有聲音說︰「聘任牧師是經會友大會通過,解聘也需要會友同意。」意見紛紛,此起彼落。


此時講臺上的主席再次振臂疾呼︰「請弟兄姊妹尊重執事會的決定。A牧師離開,對教會不見得不好,就好像除了酵的麵團一樣。面對如此困難的時刻,我們更要團結,不讓撒但把我們打垮。」


只是弟兄姊妹還是難以同心。吵吵鬧鬧了大半年,主張原諒牧師的一群人,憤而離開教會;贊成執事會決定的人繼續留下,只不過要求在聘牧時更加審慎,以免再遇見品行不夠聖潔的牧師。


至於A牧師和家人的下落,始終沒有確切消息。有人說他轉任福音機構,有人說他在東南部開拓教會,也有人說他改行不再作牧師了……

 

模擬案例2:與祕書過從甚密而離開教會


中華聖經教會是煦構市的地標之一,旅居西國的華人信徒不僅在此聚會,也經常舉辦社區活動,服務當地華裔同胞。難得的是B牧師講得一口流利的華語、粵語、西語,深得老中青會友喜愛。


不知從何時起,教會開始流傳牧師與祕書關係不尋常。有人說撞見牧師與祕書在餐館吃飯,舉止過於親密。有人說祕書和牧師一起在辦公室很長時間,還把門關上。問起牧師,他以「協談」為由,「一言以蔽之」。這樣的情況越來越多,長執決定先與牧師溝通,探問究竟。


起初,B牧師辯稱弟兄姊妹過於拘泥於傳統觀念,在西國,異性朋友一起吃飯談笑,再平常也不過。祕書也是會友,需要同伴、輔導,牧師怎能拒人於千里之外?會友若覺得這不合宜,那也不應該,牧師綁手綁腳,怎麼照顧弟兄姊妹?


長老勸告牧師,為保護自己的婚姻和贏得會友的信任,與祕書或任何異性會友相處,應該劃清界線。


一天,祕書的丈夫怒氣沖沖打電話給執事會主席,說牧師不僅和祕書發生婚外情,還鼓勵祕書離開丈夫,並承諾和師母離婚後再與她結婚。主席弟兄極為震驚,召開緊急會議,請牧師到場說明。


B牧師解釋,其實他的婚姻並不幸福。師母服事能力很強,常常對他的講道和組織事工的方式提出意見,許多次還當著會友的面,很不客氣地指出他的錯誤。他覺得不受尊重,因此向外尋求安慰和肯定。祕書的婚姻也不美滿,覺得丈夫無法了解她的情緒需要,只知道忙工作。兩人開始不過是談談彼此的苦惱,之後漸漸發現對方才是自己的靈魂伴侶。他覺得與其留在現在的婚姻受苦,倒不如重新開始。


眾執事要求牧師先停止事奉,等候進一步決定。沒想到牧師即刻提出辭呈,說要離開這一切,與心愛的人尋找第二春。之後長老、會友再三前往探望,希望牧師慎重考慮。師母也願意原諒他的外遇,弟兄姊妹並承諾奉獻,支持牧師、師母接受婚姻輔導。然而牧師去意已堅,拒絕任何幫助,最後離開家庭,離開教會,留下震驚且錯愕不已的大家。

 

▲教會中發生牧者跌倒事件,最易造成同工和會眾的爭執、傷害、分裂。

 

模擬案例3:從舊情復燃到悔改


位於臺灣中部佳岩鄉的聖道會歷史悠久,每到主日早晨,詩歌迴蕩穹蒼之下、巷弄之間。C牧師接受聖道會總會差派來此牧會,已經十來年了。他和師母盡心服事,會友日漸增多,弟兄姊妹看在眼裡,常常為他們感謝神。為了答謝牧師的辛勞,長執鼓勵他休假一個月,前往北部神學院進修。


不知為什麼,C牧師進修回來後又請了兩個禮拜的假。大家心想,牧師實在太累了吧!沒想到執事會突然發出通知,召開緊急大會。弟兄姊妹懷著不安的心情等候會議開始。


何長老一臉凝重地走上講臺,禱告後說的第一句話便是︰「教會現在面臨一個危機,格外需要神的憐憫。」到底發生什麼事?


原來C牧師在北部進修期間,住在大學同學家,無意間與從前的女友聯絡上。短短幾個禮拜,倆人舊情復燃,最後做出違背婚約和聖經教導的事情。牧師回來後,心中滿懷罪惡感,終於向妻子承認過錯,深切責備自己屈服於試探之下。


師母知道後又驚又氣,幾度想帶著孩子回娘家,甚至考慮離婚。日夜流淚禱告,向神哭訴後,師母願意再次接納丈夫。夫妻倆在神面前祈求赦免,並決定告知執事會。儘管結果可能是身敗名裂,牧師仍願意接受,因為這是犯罪的代價。


眾長老、執事起初反應相當激烈,有人提議馬上辭退牧師,有人嚴厲責備牧師軟弱。C牧師一再表示痛悔,知道自己讓大家失望,沒有資格再作大家的牧人,惟有冀望同工和會友饒恕。


一段很長的靜默之後,何長老首先站起來,走到C牧師身邊,以溫暖的手掌按住他的肩頭,開始為牧師禱告。一個個同工圍繞牧師身邊,大聲祈求神的憐憫。會議結束前,大家已有共識︰接受牧師的道歉,通知總會事情始末,請求弟兄姊妹繼續給予牧師情緒及靈命上的支持。


語畢,何長老走下講臺,C牧師走到眾人面前,承認自己所犯的是得罪神也得罪人的大錯。他懇求弟兄姊妹,也許對他失望,但是不要對神失望;也許想離開這個教會,但是不要離開神。


一些會友上前安慰牧師,卻有不少人靜靜坐著,未能反應過來。


不久,總會的紀律委員來到教會,聽取牧師、長執、會友等各方反應。之後總會做出決定,因為C牧師是初犯,並且真心懺悔,總會願意支持他接受婚姻及屬靈輔導。期間需要離開牧會職任,回總會擔任行政工作。觀察一年後再做進一步決定。佳岩鄉聖道會的長執和弟兄姊妹則需要分擔事工。


這期間會友逐漸接受整個事件。他們常常為牧師一家禱告,並寫信問候。很快一年過去,再次召開大會時,許多人表示希望C牧師回來。總會卻安排他和師母拜訪各地聖道會,分享神過去一年在夫妻關係上的醫治,也激勵弟兄姊妹珍視家庭關係。他們的見證幫助了許多人。


C牧師將來是否回到佳岩鄉聖道會牧會,現在不得而知。惟一能確定的是,這位神的僕人和他的家人會持守信仰,繼續事奉神。

 

不同的行動產生不同的效應,不同的效應帶來不同的結果。站在恩與義的雙叉路口,向左走?向右走?你,要如何決定?

 

 

作者小檔案

林敏雯,投身文字事奉,專注寫作與編輯。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