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握風箏不斷線

 

文/楊韓甲華

 

▲鄭勤利長老與愛妻鄭巧萍同心委身事奉。(張韶琪攝影)

 

夜幕低垂,這個在老家備受父母呵護的大男孩,剛掉入沼澤坑洞,全身濕透,一腳深、一腳淺,吃力地趕著山路。


來到墨西哥與美國邊境的格蘭德河(Rio Grande),忽然遠處燈光閃爍,蛇頭趕緊讓大家停步,躲藏在灌木叢中。巡邏警員在附近搜查了良久,還對空鳴槍。他屏住呼吸,等到腳步聲遠去,才緊隨蛇頭繼續上路。


沿著河邊,穿過隧道,在一片玉米地裡趴著等待。來接他們的是一輛敞篷車。蛇頭一聲「上!」大男孩跟著其他偷渡客爭先恐後爬上車。八月裡呼嘯的夜風竄入潮濕的衣褲,移民為何是這麼悽寒冰苦?……

 

站在紐約街頭,四面八方耳聞濃厚的福州鄉音,究竟有多少福州人在這個「大蘋果」城市裡尋夢,三十萬?五十萬?沒有人可以給出準確的數據。翻開許多生命,一頁頁演繹的竟然是上述偷渡的驚恐,在餐館打黑工的辛酸、幾次申請政治庇護失敗的無助……從夢幻雲端跌落到悲慘深淵的故事。


「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哥林多後書1:4)「西羅亞餐福」團契的鄭勤利長老回首過往,也曾演繹差不多的版本。然而,當他處在人生低谷時,在禱告異象中看見:自己憂急地划著小船在湍急河水中,不知如何到岸?一抬眼看見神正在對岸等待,慈愛地讓他知道:「我會和你在一起!」就是這份神的愛,祂要傳給有需要的人。

 

沉重的一張紙


最攸關新移民的事情是調整身分、辦理居留,最常見的途徑是尋求政治庇護,因其費用較低、造假較容易。雖然中國近來不斷致力改善人權,然而以「宗教迫害」為由尋求政治庇護的案件有增無減。風雲際會,教會人數爆漲,不少是為求得一張「出席教會並且受洗」的證明而來,聽說紐約某些教會對施洗、開列證明、出庭都有收費價碼。


近年紐約「西羅亞餐福」迅速增長,每次受洗逾百人,傳為佳話。記者電話中向負責團契的鄭勤利長老求證此事。他沉痛地指出,教會若不將神放在首位,就走偏了!然而,若是敬畏神的教會對新移民關上門,也會迫使他們到販賣假文件之處。真是兩難!


2006年,鄭勤利曾在紐澤西州挨家挨戶探訪教會周圍十五分鐘車程內的一百多家中餐館,好不容易才請到十五位來參加聚會。鄭長老說,如今神興起環境,當教會門一打開,不需要採取什麼方法,年輕人自動蜂擁而入。他強調,神在每個時代掌權,藉著環境將人帶到教會,挑戰神的僕人是否能以神的心腸面對這些新移民?


當年第一代的十五位會友中,也有人為了一紙證明來到教會,如今成為核心同工,為主大發熱心。鄭長老自己申請身分時已認識神,不願將主名帶上法庭,羞辱祂的名。然而他感性地說︰「我也在埃及地作過寄居的,知道寄居的心!」(參考出埃及記23:9)對那些有同樣經歷的同胞自然會生出一份了解與同情。


鄭長老出於愛心,曾經為人出庭做證,當那些得到身分的人高呼「哈利路亞!」而歸榮耀給神時,他快樂得熱淚盈眶。那些看神更寶貝、縱使申請沒通過仍愛主不懈的人,更令他欣慰。教會所有服事都不收費,若有人提出以金錢交換證明或出庭,鄭勤利長老必當面指責,也鄭重警戒同工,若誰收費必報告移民局。

 

麥子?稗子?


如何分辨來教會的人動機是追求真理,還是別有企圖?誰是麥子,誰是稗子?要怎麼拿走稗子,免得營養被吃光?這是「西羅亞餐福」的同工們曾經很掙扎並且時常討論,甚至激烈辯論過的議題。


天國的僕人看見田中稗子蔓生,就去詢問主人:「你要我們去薅出來嗎?」主人回答:「不必,恐怕薅稗子,連麥子也拔出來。容這兩樣一齊長,等著收割。」(參考馬太福音13:29-30)神阻止僕人拔掉稗子,等候祂公義的審判。鄭長老期許自己和同工是神家餐廳裡的男女服務員,捧出神的話語招待、餵飽來到教會的客人,這才是自己的責任。

 

鄭勤利長老語重心長地指出,新移民帶著自己的需求湧入教會,如同風箏的線放在教會手中。您是一刀剪斷,還是謹慎地握住,引領他們一步步接近主、認識主?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