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兩情長久時

 

文/晨華

 

 

如果我能恆常以十字架上的Agape來駕馭我天性中的Eros,我將永不會失去與他(以及祂)初相遇時的那一份甜蜜與悸動!

 

謹以此文獻給我那「比較好的另一半」, 作為他牧養主羊十週年紀念的禮物。

 

都說,「若是兩情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我看不然。


瞧著腕錶,該是丈夫到家的時候了,我習慣性地去把大門從裡面反鎖;不是惡作劇不讓他進來,而是不想錯失任何一次為他開門時那四目相接的驚喜。


喜歡待在明淨的小廚房中等候丈夫夜歸。爐子上正燉著明天要帶飯的紅燒牛肉,鍵盤前正打著後天要寄出的稿件,電腦中還開著大後天要繳的神學院作業;不一會兒,西敏寺古鐘的門鈴聲響起,我飛快跑去打開大門;雙層玻璃門外,他安祥地站在那兒,肩掛沉沉的「筆記本」,手提空空的帶飯盒,一臉的笑。進門後,吃吃夜點談談心,彷彿久別的情人。

 

二人一體要珍惜


我深愛每天與他在大門口相迎相擁的一刻,更愛看他那三十一年來未曾褪色的笑顏。


也看重與他在清晨的相處。不論是我晨走剛回來或是靈修正一半,只要是到了該吃早餐的時間,我必定放下手邊的一切,與他同坐桌前。我們的早餐形式不拘,或是小鍋熬了一夜的黑糯米清粥,或是臨時烤片麵包煎個蛋,高興起來也偶爾為他煮上一碗香噴噴熱騰騰的大餛飩;冰箱缺貨時,兩人合吃一個不脆了的蘋果也能湊和⋯⋯無論如何,要緊的是兩人一同桌前坐下、一同禱告祝謝、一同在上帝面前開始「二人一體」的共同生活。


送他出門,更是一天生活的高潮。外套送上身、飯盒遞上手⋯⋯小心駕車喲,多喝開水哦;萬千叮嚀,終須一別。最後,我將他雙手交託在上帝的手中,就像以前每晨送孩子出門的禱告一樣。我珍惜每晨分手的一刻,因為永遠不知道那是不是我們最後一次的擁別。


無論剛發生過什麼樣的口角或爭執,我不讓自己含怒到床上。至若清晨的告別,更萬萬不容它駕馭著任何尚未解決的怨氣;因為,我永遠不知那會否成為一個再無彌補機會的遺憾⋯⋯

 

愈牽愈緊愈甜蜜


他常號稱我們是全世界最相愛的夫妻,我不否認。因著主耶穌的真實存在,三十一年來,我們的手愈牽愈緊、愈過愈甜蜜!


有一件事,丈夫和我到現在還在爭議,就是,咱倆到底是誰先愛上誰?不論他如何強詞奪理,我知自己必贏無疑,當然是我先愛上他的!


※ ※ ※ ※ ※ ※


那是三十三年前的一月九日下午,我二十三歲生日的前一天;走進那小小的播音室內,一個穿著紅色大格子法蘭絨衫的寬肩男孩正背對著我,站在一把木椅上,專心觀望窗外的大會開幕儀式。


是他的背影吸引了我;那一頭稍長、微鬈、夾雜著些許灰白的濃髮,配在那樣一個寬碩健壯的肩膀上,還真讓我以為那是一個成熟的大男生呢!而這人彷彿有感我心中的嘀咕,竟忽然回頭深深望了我一眼;啊,永遠忘不了他那奇特的眼神!


待我看清楚那張年輕單純得幾乎發光的臉時,我知道,一切已經太遲,上帝已經將這人放進了我的生命裡。

 

萬事都有神旨意


十二歲在台大醫院母親病房中接受耶穌時,我曾跪在媽媽床邊、流著淚立下心志,終身為主傳福音。然而從小屬靈成長的過程中,我一直在迷惘中孤軍奮鬥,不但從未得享前輩長者之造就,且從小在基督徒圈子中看見、聽見,並親身經歷了太多「絆倒人的事」。因為這樣,以致當我遇見像拿但業這樣一個清純的人,即使他尚未信主,我仍然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他。


誰料到,這個「拿但業」的心中卻有詭詐!婚前他哄我,說結婚之後一定「陪我」去教會,而這一哄,竟然就是兩個七年!


雖說萬事互相效力、萬事都有神的旨意,但是當人選擇了不當行的道路,罪的結果還是得自己來承當;而那些曾經絆倒我這「小子」的人(參考馬太福音十八章6節),卻不需要對我的人生負責任。責任,得我自己來扛,連生命中最親愛的人也幫不了忙!


結婚前雖未聽過「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之教訓,但婚後的我,卻頗有順服丈夫之「恩賜」。於是乎,十四年他不去教會,我也最多只趁著他上班時去參加姊妹查經班,全無個人教會生活,更遑論靈裡的扎實成長。

 

起初之愛永不失


回想起來,與其說我是「順服丈夫」,倒不如說我是「離不開丈夫」。


「子步我亦步,子趨我亦趨」,三十一年來,甭提「兩地分居」是我辦不到的事,甚至連守夜班、出外勤的時候,我倆都盡量「公不離婆、秤不離鉈」。感謝神,這真是祂保守咱倆婚姻甜蜜的一個極大恩典。


多年來在處理華人婚姻問題時,常見夫妻們小看恩愛相處、輕言兩地分居,以致應驗了使徒保羅的警告,留給撒但諸多機會來試探引誘(參考哥林多前書七章5節),造成無數原可避免的罪惡與家庭悲劇。為此,我心哀慟悲戚,巴不得將自己三十一年來的摸索與領受向我同胞分享,巴不得主�熒R與赦罪早日遍臨這地,深入醫治這地!


舊約人物迦勒八十五歲時曾在約書亞記中宣告說,他四十五年前的力量如何,現在的力量還是如何;我雖不敢與他較量,卻能打心底感謝地說,三十一年前我與丈夫的愛情如何,現在咱倆的愛情還是如何!


這樣的夫妻生活,或許談不上什麼不得了的聖經真理,但這樣的經歷,卻不知不覺幫助了我在神面前之操練,操練那永不失落的、對上帝「起初之愛」的心志。

 

無私的愛來自神


終究說來,神的愛高過一切人與人之間的愛;任何一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若是沒有一個空間留給耶穌基督,這關係就有發生危險或發生問題的可能性。


主耶穌說:「人到我這裡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做我的門徒。」(路加福音十四章26節)在新約希臘文中,「愛我勝過愛」這五個字原只是一個「恨」字。然而,主耶穌要我們恨的不是這些「人物」,而是面對這些人物時,我們自己裡面那些不屬神的、來自肉身、來自天性的自私的愛─Eros, 祂要我們把Eros經由十字架的寶血轉化為屬神的、來自基督、來自神國的無私的愛─Agape.
婚前,我看丈夫之可愛,超過任何一個在教會之中我所見過的男孩;婚後,他更加美好,別的夫妻或有七年之癢,我與他十四年如一日,尤其當他接受主以後,在我眼中,幾乎就是耶穌的化身。可惜(或許應該說是「好在」)這段時間並不太長,過不久,我們倆就雙雙全時間奉獻給神。

 

三人同行是秘訣


我那「白而且紅、超乎萬人之上」的良人,很快地成了一位牧師;那速度之快,快得這妻子來不及把她對他的Eros調整成為Agape,她的心就碎了,那「耶穌」的形像也瓦解了。


多年來婚姻輔導的服事,我發現最最困難的個案,是我們自己。但如今,經過十年的努力經營,我要流著淚感謝主,並歡喜地打心底說:這也是我們最最成功的個案!


其實,我的良人真的很可愛,他的個性極具挑戰性。他可說是全世界最善良、最溫柔、最體貼人意的大情人,他也可說是全世界最倔強、最冷漠、最不近人情的大槓子頭。兩極之間,端看這做妻子的態度與捏拿。


我的成功秘訣很簡單:枕邊細語,朝朝暮暮。偶遇他出差、我負笈,咱倆原則仍不改變:枕邊細語,朝朝暮暮─不論這電話線兩頭有多麼長。這秘訣中,還有一個最最重要的成功因素,就是永遠不可單獨二人同行,永遠要記得邀請主耶穌,進來做「三人行」。

 

十架馨香入佳境


許多時候,人們任由夫妻之間的關係淡化、惡化、不正常化,在身心靈極度的疲憊中,沒有力量也沒有時間好好坐下,用愛的語言和行動彼此重修舊好。許多基督徒陷落於私心的憂慮與混亂中,在斷斷續續的靈修生活裡面,或是在與神漸行漸遠的道路上,幾乎看不見神的指引與方向,更缺乏能力順服在聖靈的面前,用愛的語言和行動來與神重新和好。


然而,神早已在十字架上為你我預備了祂自己;我們和祂「若是兩情長久時」,豈能不朝朝暮暮?


夫妻關係也罷、親子關係也罷,弟兄姊妹、朋友師生、雇主員工,任何一種人際關係都包含在內:十字架的真諦無他,惟關係之建立而已。與神和好,與人和好!


丈夫和我之間,如果有一個專屬於主耶穌的、朝朝暮暮繚繞著馨香獻祭的寶座,則我和他(以及祂)的關係將日益進入更美佳境;如果我能恆常以十字架上的Agape來駕馭我天性中的Eros,我將永不會失去與他(以及祂)初相遇時的那一份甜蜜與悸動!


門鈴聲響了,一切暫停,

與我那周郎相會去也!

 

 

作者小檔案

周陳正華師母,筆名晨華,作品散見於《導向》、《舉目》、《愛聲報》、《海外校園》、《世界日報》、《中央日報》、《神國資源》等雜誌。十二歲獻身做傳道,現全時間攻讀教牧學與聖經研究雙主修道學碩士;若神許可,將於2006年夏天畢業,與丈夫同心事奉主。圖為與夫婿周偉俊牧師及孫兒Caleb合攝於女兒家的花園。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