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踏實地,遊山玩水

 

文、圖片提供/徐菊珍

整理╱林敏雯

 

 

十字路口


旅遊業是個講究細節的行業。路線、交通、食宿的安排,顧客的旅行證件及特殊飲食要求,預訂機位、入場券、門票……;每一步都要求精準計畫,執行時又必須絲毫不差。


然而旅遊業又是個充滿變數的行業。舉凡天氣、路況、政治情勢,團員個人意見、索求,如同「繞道而行」的告示,都足以使所有事前籌備脫軌。


多年在這個既要處理事又要處理人的行業中,我深深領悟:人生便是你已訂好的計畫之外所發生的事。


大學時活躍於社團中,期望未來能進修大眾傳播科系,內心底曾以美國知名女新聞家芭芭拉‧華特斯(Barbara Walters)為努力的目標。就在留學手續一切準備妥當之際,父親病倒了。此刻若不接手他所創立的旅行社業務,公司運作將會陷入困境。


這是我的人生的第一個十字路口:筆直向前實現夢想;或是轉個彎進入完全不同的行業?


我選擇轉彎。


因為是父親經營的企業,從小耳濡目染,以及常利用寒暑假期幫忙處理訂票、聯絡等等瑣事,大學畢業後也曾累積零星幾次帶團出國的經驗。心中雖懷著些許「犧牲自己,成全家庭」的悲壯,但熟悉的環境與作業流程讓我很快進入情況。這條路這麼走下來,似乎離夢想越來越遠,卻與父親越行越近。


親情是這條叉路的路燈。

 

▲參加第九屆CBMC亞洲大會。

 

繞道而行


衛星導航系統或許可以告訴你,在走多遠之後哪個路口左轉右轉,然而什麼系統可以指引突發事件帶出的反應?


一次在日本大阪帶著浩浩蕩蕩四十五人團體,從旅館走了二十分鐘搭上電車,準備去看歌舞表演。到達後一行人佇立入口,只等導遊發下門票。左等右等老不見他的蹤影,客人不耐,我自己心裡也開始不安。


搜索許久,才驚訝地發現導遊躲在電話亭裡,原來他沒有事先購票!現在表演鐵定看不成,團員又氣又累,我自己情緒也相當激動。然而再追擊導遊於事無補,如何安撫團員才是當務之急。


我立時包下十幾輛計程車,將大家送返旅館,誠懇道歉並主動提出賠償後,又自掏腰包請全團吃飯。他們態度和緩了,才不致影響接下來好幾天旅行的心情。


1988年我帶團參加國際基督徒工商人員協會(簡稱 CBMC)在韓國慶州的亞洲大會。年會共有四天的議程,大會晚禱一直到凌晨二時,我們才踏雪回旅館休息。隔日清晨六時又開始晨禱,讓我見識到韓國基督徒信仰的火熱!


離開慶州前,大會的口譯員李弟兄來到我們的團體,想託人帶一罈泡菜到臺北。他眼眶泛紅說起太太在臺灣讀書,沒有泡菜食不下嚥。當時我自不量力答應幫忙,忽略領隊絕不能心有旁鶩。當我捧著泡菜辦團體退房手續時,竟然沒有領取保險箱內的物品。慶州飯店的保險箱不給鑰匙,只有留簽名和收據,與一般飯店管理方式不同。


離開慶州兩個多小時後,在往漢城的路上我才猛然想起明天回臺北的機票還鎖在飯店的保險箱,當時驚恐萬分。經過四天不眠不休,團員都很疲倦,絕不可能將遊覽車掉頭回慶州。和導遊商量結果:只有自己連夜包車從漢城到慶州往返,至少需十小時車程,重回旅館取件。


這個變數給我極大打擊,居然忘情痛哭!不知情的團員還安慰我,問我是否受了委屈?記得簡鴻基長老和陳定川長老還特別為我的心靈平靜代禱!那一刻彷彿聽到神在耳畔輕聲低語:不要怕,只要信!


我在休息站打電話回飯店,想知道是否可以託員工幫忙送件到漢城。結果經理說我的保險箱已被領走,當時更震驚!他解釋我沒有領取保險箱便退房,依法必須打開保險箱清查,才發現裡面竟然放的是機票。當時口譯員李先生正在辦理退房手續,才問他是否願意送還機票。


然而李先生不並知道我們將住宿何處,只好苦追遊覽車走的行程。我聆聽飯店經理的敘述,感動得淚流滿面還泛起笑容。就在高速公路下一個休息站,我和那位李弟兄相遇!


每次的突發事件都像「繞道而行」的告示,往往帶領我走到完全陌生的地域。在看來無路可選之時,仍舊需要決定以什麼態度前行:驚惶,或安靜。


我選擇安靜。安靜中才能聽得見神的聲音,才能領受祂所賜的智慧和平安。


路途雖陌生,神仍同在。

 

腳踏實地


自臺灣政府開放旅遊服務執照,二十多年來旅行社如雨後春筍,當然品質良莠不齊。一般人既羨慕旅遊業者能周遊列國,遊山玩水,卻同時帶著異樣眼光看待,彷彿這一行裡還隱藏著黑暗的一面。


有人會把「旅行團」等同於「血拼團」(shopping,購物)。君不見各個景點的紀念品店,高速公路休息站出售的手工藝品和土產,連機場都滿佈免稅商店。


我帶領的開會團體基本上是不購物,事前也與顧客說明。當然帶點伴手禮饋贈親友是無可厚非,但我更希望團員能放鬆心情度假,在欣賞美景之際也學習當地風土民俗。


擔任旅行公會總會理事,有時會在國外考察或在國內踩線(觀摩行程)。白天的工作磨練我的智慧與體力,夜晚的餘興節目卻是原則與節制的大考驗。


領團的十年中我沒有看過一場情色秀,並告知其他領隊不需要招待我去這些場所。也不參加招待會,避免醉酒,舊約聖經裡的約瑟是我的榜樣,一知道是可能讓人放縱的場合便遠遠躲開。


過去十年來,網路資訊迅速豐富,背包客、自由行漸漸取代過往的團體旅遊。更有許多航空公司有足夠財力推出「機+酒」(機票加酒店)配套,能比獨立旅行社拿到更好的價錢。這個行業競爭越大,利潤越薄,向來堅持的這些不購物、不看秀的原則,無非畫地自限。


然而多年來對於原則絕不妥協,使得業界看我為正直的人。二十年前在進修兩年法律後,有幸成為旅行公會全國聯合會的法規會召集人,代表業界主導法規的修定,在業界及社會期待能發揮更大的影響。


職場生涯中也曾有平步青雲的機會。近二十年前一位經營飯店有成的業者準備組織跨國旅遊服務企業,邀請我出任臺灣地區總經理。


就在此時,結婚多年一直希望有個孩子的我,竟然懷孕了。


接受總經理一職,是事業翻轉的契機,足以讓我登上名利高峰。若是拒絕了,誰知何時才能遇到下一個伯樂?然而這樣的工作相對要求全身心投入,難說對未成形的寶貝會造成什麼影響。


影響深遠的決定嗎?一點不錯。困難的決定嗎?恰恰相反。


我曾向神求一個孩子,卻從未求名利成就,因此心裡、靈裡都清楚什麼是神給的。


我選擇神的產業。


為人母的路雖非絢麗光華,卻是踏實的。因為我走在神的掌心。

 

▲為人母的路雖非絢麗光華,徐菊珍心裡卻是踏實而滿足。(攝於女兒滿週歲)

 

▲寶貝女兒怡安是神所賜的產業。(攝於怡安一年級時學校運動會)

 

遊山玩水


我曾帶團踏遍名山大川,也曾閱歷人生起伏。財務極其困難時,甚至身上僅有的微薄稿費也在搭公車時被扒。大起大落中我領悟,富足是為了有能力供應神國需要,緊縮是為了對貧乏人有同理心。


我甘心吃自己胃所能納的量,神的供應也從未短缺。

 


當初走進旅遊業,完全違背自己的寫作生涯的興趣志向,只能漸漸在工作中培養熱情。


出乎意料的能有在電臺主持的機會,在每週「遊山玩水」的節目中分享自己的經驗與知識,帶領聽眾上山下海。也曾擔任中國青年寫作協會的副祕書長,以及現任中國文藝協會監事。目前也在所屬教會中國信義會靈光堂的網誌中,主編靈修分享。


曾以為放棄了的夢想,神卻給我機會在多方面不斷的磨練,終於有機會派上用場,祂原是要藉此帶給人盼望。


展望前途或崎嶇或平坦,或越高山或履平夷,我的心靈、腳步都踏實。

 

因為我仍要隨著神的一路引領。

 

 

作者小檔案

徐菊珍,曾經處於最深的谷底,只剩主耶穌和卑微的骨氣,仍然可以存活!這是神的恩典。興趣是閱讀、寫作、欣賞古典及流行音樂和旅行。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