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研經】2 升起永恆的幃幕

——由聖經首卷頭兩章樂賞創世大戲序幕

 

講述指導/林爾文教授

整理撰文/林文心

 

 

好戲上場了!
神以創世記第一至二章作為開場,
映照出整本聖經男主角耶穌基督與女主角
神的子民相識相戀、歷經曲折、分分合合,
最終圓滿的美好結局。

 

本刊上期(30期)曾介紹「戲劇神學」是一種新的系統神學架構,最基本的預設是:聖經是一部正常完整的戲劇作品,有一位獨一的創作者,即使編劇團隊與演員團隊時空交錯,呈現的手法和技巧頗有不同,但所要傳達的主要意念卻前後呼應、完整連貫。本文為「戲劇神學」第二講,由創世記著手介紹,請看造物之主如何為祂完美的計畫揭開序幕。

 

戲劇神學的序幕:神的創造


創世記第一至二章2節講到神創造天地、男女及各類動植物的故事,但它的敘述方式是經過挑選過的,不是一般的科學用語,更不是一部科學簡史。神乃是用戲劇鏡頭來傳達生命體成熟的進程,與創造萬物的宗旨,為後續男主角耶穌基督與女主角神的子民的聯合埋下伏筆。


映入眼簾的第一幕「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暗示死亡籠罩,經「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才有生命建造的開始,這顯示出生命體經歷神的最初階段。神在進行創造的第一日說「要有光」,將光暗分開,「稱光為晝,稱暗為夜」,並「看光是好的」,啟示世人要懂得分辨,光是屬生命的,人必須走在光中。「第二日,神造空氣,將空氣以上的水和空氣以下的水分開。」

 

▲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


「第三日,神使旱地露出來,讓地生長了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及結果子的樹木,又稱水的聚處為海。」這是孕育生命成長的美地,各樣的青草、菜蔬、樹木生長其上,不僅悅人眼目,又使人嗅得芬芳,成為日後獻祭之物(素祭)。眼前這處處生機、欣欣向榮的景象,不禁聯想到耶穌說的一段話:「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12:24)第三日開始產生生命事實的記載,也隱藏著一個重要的聯想:耶穌基督正是在被釘十字架之後,第三日復活,拯救了所有原先死在過犯並罪中的人,讓他們得著新生命!


神在第四日造光體,與第一日的進程來看,第一日的光源不明,第四日的則是具體光源。但有了第一日的光以後,才有生命建造的開始,而生命的成長茁壯需要第四日強大實體的光不斷照射。神便在第四日造了「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並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的光體,以此對照新約保羅的勸勉:「所以,不拘在飲食上,或節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讓人論斷你們。這些原是後事的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歌羅西書2:16-17)不管是第一日的光或是第四日的光體,並非單純的科學術語,這裡的「光」總括代表著神,日、月、眾星等第四日光體指向基督。光體管理晝夜,暗指生命成長的必要條件─倚靠耶穌為真光,走上生命的道路─縱使面對黎明前的黑暗,仍有眾星照耀,有基督指引光明,帶來永生的盼望。


第五日,神創造了不同於植物的生命型態─水中的生物、空中的飛鳥,各從其類。生活在水中的各樣生物,猶如不能掙脫環境、翻滾於紅塵的世人,和心志不堅定、生命淺薄的基督徒,很快就被大環境所逼迫、雜染而滿了死亡的腥臭味。稍能持定心志的基督徒則能抵抗死亡的侵襲,如活魚悠游於鹹水。再成熟一點的基督徒,彷彿雀鳥高飛,超越死水的環境與限制,不受干擾,過著出世的生命,好似少數離群索居的基督徒,只期待穿著白衣,等候主的再來。可是神創造的心意不僅於此,祂期盼神的兒女展現出更活潑、更成熟的生命。


第六日,神從地生出各從其類的牲畜和野獸,更按著神的形象、樣式、性情造男造女,使人治理全地並管理所有的活物,這是神進行造物工程的高峰。在完成所有造物大工之後,神便在第七日安息了,為創造天地萬物的工作畫下圓滿又美好的句點。


在神眼中,較水中游魚、空中飛鳥的生命層次再進一步的,便是地上的牲畜走獸。例如︰能勞苦負重又當作祭物的牛羊,象徵得勝生命的獅子,聖經常用這些動物來表達重要的屬靈意義。


施洗約翰見到耶穌來到他那裡,就說:「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翰福音1:29)直指耶穌是神的羔羊,為世人擔負眾罪而受死。門徒約翰則見到「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祂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的異象,更聽到大大的讚美聲說:「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讚的。」(參考啟示錄5:5、13)在在指稱耶穌基督這完美無瑕的羔羊成全了神的旨意,徹底敗壞撒但的詭計。


使徒保羅則說:「愛子是那不能看見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為萬有都是靠祂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執政的、掌權的;一概都是藉著祂造的,又是為祂造的。祂在萬有之先;萬有也靠祂而立。祂也是教會全體之首。祂是元始,是從死裡首先復生的,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因為父喜歡叫一切的豐盛在祂裡面居住。既然藉著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著祂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歌羅西書1:15-20)其實神造天地萬物,為的就是顯出基督,造人更是為了彰顯神的榮美,因此在創世記第二章有更詳盡的描述──究竟這些文字背後深藏著什麼值得探索的奧祕呢?

 

永恆戲劇主角的預表:亞當


看完了神滿有次序的創造歷程,鏡頭再次倒回神造人的第六日,清楚地讓觀眾知道神用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入他的鼻孔裡,使他成為有靈的活人,並起名叫亞當,安置他住在美麗的伊甸樂園,囑咐他管理看守。


亞當這個名字具有人和紅土(即出於塵土,亦將歸於塵土)的兩層意思,在神眼中,全地上只有兩位叫亞當的「人」。使徒保羅對此曾作出很清楚的說明:「經上也是這樣記著說:『首先的人亞當成了有靈的活人』;末後的亞當成了叫人活的靈。但屬靈的不在先,屬血氣的在先,以後才有屬靈的。頭一個人是出於地,乃屬土;第二個人是出於天。那屬土的怎樣,凡屬土的也就怎樣;屬天的怎樣,凡屬天的也就怎樣。我們既有屬土的形狀,將來也必有屬天的形狀。」(哥林多前書十五章15:45b-49)「首先的人亞當」即神當初用土所造並吹入生氣得以領受生命的亞當,擁有神的形象、樣式、性情,可彰顯神的榮耀,作為神的代表,管理一切的受造之物,這是神造的第一個人,也代表著全體人類。

 

▲水中的生物、空中的飛鳥,各從其類。


可惜第一個亞當未能勝過撒但的誘惑,反而將「死」帶入全人類的生命,未能完全彰顯神的榮光和形象,還使撒但有機可乘。幸而還有「第二個亞當」─「末後的亞當」─就是屬天的耶穌基督,為聖靈感孕的童貞女所生,既是人又是神,能勝過罪的死亡權勢,是亞當犯罪後拯救世人脫離罪惡網羅的救贖主,可謂「新人亞當」完成了第一個亞當─「舊人亞當」未能完全彰顯神榮光的目的。


許多漫畫超級英雄如超人(Superman)、蝙蝠俠(Batman)、蜘蛛人(Spider-Man)、鋼鐵人(Iron Man)等,通常要經過「變裝」、「化身」才能在某時某地行俠仗義、剷奸除惡,平時以普通身分掩人耳目,過著雙重身分的生活,但其本身性格或超能力上都有致命弱點,而聖經的主角耶穌基督卻非如此。


神在聖經這本不朽劇作之中,運用了相當特殊的手法來介紹這位劇中真正的主人翁─「末後的亞當」─耶穌基督。在整本舊約故事裡,祂似乎一直被隱藏著,在詩篇和先知書中卻常這裡一點、那裡一點地披露了將要來的男主角─彌賽亞(基督),是如何地神聖、完美且無罪。


舊約先知以賽亞甚至明言:「許多人因祂驚奇;祂的面貌比別人憔悴;祂的形容比世人枯槁。」(以賽亞書52:14)那些按外貌取人的猶太人根本不認識耶穌,以至於祂歷經了許多不信之人的藐視厭棄,常遭遇苦難憂患,最後還為了拯救世人而被釘上十字架,受酷刑死去,祂的跟隨者也都四散逃跑,離棄了祂,完全顛覆一般小說和戲劇中那些男主角「高帥富」的形象。


此外,前述各個超級英雄無法企及的,就是耶穌基督的救贖功效,不僅大有能力、跨越時空,更是無遠弗屆─世人皆可靠著祂的寶血遮蓋,憑信心得稱為義人,走上成聖的道路,重新得勝,將來與基督一同作王。誠如「列國要在城的光裡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城門白晝總不關閉,在那裡原沒有黑夜。人必將列國的榮耀、尊貴歸與那城。」(啟示錄21:24-26)


死亡並非聖經(劇本)的結束,這位經過撒但仇敵(反派演員)一切試探的「末後的亞當」耶穌基督,恰如祂受難前所預言的「三日後復活了」,原本極度沮喪、失望的使徒因為見證了耶穌復活的大能,個個願意為主殉道,到世界各地宣揚福音,領人歸主,不僅建立了教會,更擴張了神的國度!


永恆戲劇中男女主角「終成眷屬」的預表:亞當與夏娃二人連為一體


再把鏡頭拉回到亞當身上,神甚至說亞當獨居是不好的,需要一個配偶幫助他。就在亞當為所有地上及空中的活物命名,深深了解他的配偶絕非在牲畜、飛鳥和走獸中能找著之後,神使他沉睡,有如死了一般,取出他體內一根肋骨而造成夏娃。亞當一見夏娃,隨即開口頌讚,成為男人獻給女人的第一首情歌:「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所以說夏娃從亞當取出,又被帶回給亞當,夫妻二人結合成為一體(參考創世記2:18-24)。


神在完成造男造女的工作之後,祂感到完整、滿足而安息了─使徒保羅對神這樣的心意有特別明白的領受,他曾勸勉作丈夫的要愛妻子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作妻子的要凡事順服丈夫,如同順服主。夫妻二人連合成為一體的奧祕,指的就是基督與教會的聯合(參考以弗所書5:22-32)。而在基督裡的男女地位沒有對立,從創造角度來說,女性由男性而出;從生育觀點來看,男性由女性而出,兩者相互需要、彼此依靠。因萬有都是出自偉大的造物主,這樣平衡美好的男女關係是神的命定(參考哥林多前書11:12)。因此,人人最終要與造物主聯合,便是與神成為一靈(參考哥林多前書6:16-17)

 

賣座3D電影《阿凡達》(Avatar)敘述潘朵拉星球上的納美人可以經由辮子的末梢神經,駕馭靈禽坐騎,亦可與聖樹女神垂下來類似柳條狀的末梢相連、溝通。其他樹木與聖樹間又可從根部互相接連,因此,樹與樹之間、樹與納美人之間、納美人與動物之間,都可以藉由末梢神經的相連形成一個巨大的神經網絡,呈現納美人與大地合一的生活。


人類不像電影中虛構的納美人,用末梢神經與大地相連,人想與造物主神親近相交,要用心靈和誠實(參考約翰福音4:23-24)。而犯罪墮落後的人類,則需要耶穌基督寶血的救贖,在以信心信靠耶穌、重生得救後,神將賜下印記,使聖靈內住人心,使我們成為神的子民,與神同住神的國度。


基督與教會的聯合,猶如亞當與夏娃的結合關係。基督是新郎(參考馬太福音9:15、約翰福音3:27-30),教會是新婦,教會更是由神的子民所組成(參考哥林多後書11:2)。正如夏娃是出於亞當,又歸於亞當;教會也是出於基督,又歸於基督的關係!至終二人必要連為一體,共同進入閃耀神榮光的新耶路撒冷城(參考啟示錄21:9-27)。


在戲劇神學的架構詮釋下,居住在伊甸園的男主角亞當(即末後亞當耶穌基督的預表),和女主角夏娃(神揀選的子民,以色列和教會的預表),究竟能維持「王子與公主幸福快樂的日子」多久?這與他們日後所選擇的道路有關。

 

劇本中兩條主線:兩條天壤之別的人生路


回頭再看伊甸園的樹木風華各異,美不勝收,鏡頭卻停佇在兩棵樹:生命樹和分別善惡樹上。


生為受造物的人類,必須靠著「吃」維持生命。神特別吩咐亞當可以隨意吃所有在園中樹上結出的果子,但不可吃分別善惡果,因為吃了禁果的後果是與神分離的死亡。面對這個禁令,站在生命樹、分別善惡樹前的亞當,是選擇聽從?還是不聽從?如果你是亞當,你會選擇什麼?


門徒約翰說:「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生命在祂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祂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福音1:1-2、4、14)表明生命就是在神的話語裡面,耶穌基督就是生命,祂是神具體的化身。耶穌也說:「我是真葡萄樹,我父是栽培的人。」(約翰福音15:1)對照門徒約翰所見的異象:「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啟示錄22:2)顯示基督就是那真葡萄樹,也就是生命樹的實際。若我們日常能以基督為我們的生命糧食,時常親近神的話語,我們的生命必將飽足滿溢,如同清澈湧流的活泉,流溢出神的真善美。


倘若選擇分別善惡樹的果實,人類的眼睛將明亮如神能知道善惡,豈不是「兩全其美」嗎?可是神說得分明,分別善惡樹是人類死亡的源頭。換句話說,選擇分別善惡樹是讓掌管死亡權勢的撒但得逞。撒但極其狡猾邪惡,甚至能將屬神美好的事物,例如神所賜下的聖經、律法,一切合乎聖經道德的事物,全都注入死亡的毒素,誘使人背離神。耶穌就見證說:「你們查考聖經,因為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約翰福音5:39-40)吃了分別善惡果的人類,最後聰明反被聰明誤。


聖經中的生命樹要人倚靠神而活,享受光明、平安、飽足、喜樂;分別善惡樹卻要人叛離神而活,進入黑暗、混沌、空虛、苦痛。這兩條路從聖經的首章創世記一直貫穿到最末章啟示錄:向著生命樹而行,終站是明亮如水晶的新耶路撒冷城;向著分別善惡樹而行,盡頭是審判的火湖─這兩棵樹代表兩條截然不同的生命道路,每個人都必須從中作出抉擇,無人例外。

 

伊甸

詩作/林爾文

 

那至美至善的伊甸香甜
看百花綻放嬌艷
千姿百態地盡入眼簾
萬物百獸和諧
竟獨有亞當一人看見
他整日在園中出現
朝朝夕夕
日日夜夜
雖有花香鳥語相隨
心中悵然 若有所缺
獨樂樂仍舊傷悲
這正反映造物主的心懷意念
孤身不好 何來深情眷戀
祂教他躺臥夢間
從他身取下一件
用塵土造得另個完全
甦醒後領到他前
二人終究相識 相愛 相戀
從此幸福快樂甜甜
日日 月月 年年
滿足安息的園 就是我的伊甸

 

 

指導教授小檔案

林爾文老師,對戲劇神學有獨特的見解,希望整合一些神學和文學鏈接的工程,以供應各界屬靈的需求。

 

 

整理撰文

林文心,來自臺灣新竹,伴夫婿求學,現居美國明尼蘇達州。喜歡美的事物,喜歡感人的真實故事,喜歡用相機捕捉大自然的奇妙,如今學習提筆服事,開啟另一段充滿祝福的旅程。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