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誰】2

離棄假我,達到無我,重生真我

 

文/殷穎

 

 

真我與假我在人的身心靈三方面,相互衝撞撕裂,便是人最大的痛苦。
保羅終於在基督的十字架上,徹底毀棄了假我,而找回了人類的真我。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

 

人在具有自我意識之前,只是一塊泥巴,既無生命,更無意識。神用泥土為素材,創造了人的原型─亞當,神所創造的原人,是以神自己為模式所創造出來的(參考創世記1:26-27)。因此,受造的人擁有神具體而微的屬性,這便是人的真我。


但人後來不幸犯罪,當初所具有的神之性情,便逐漸失落了,淪為具有原罪的我,這個我便是假我。假我一生都在影響著人的身體與性靈,時刻要導人於罪惡。


但人被埋沒的良知(真我)卻會不時作出提醒,要人為善。真我與假我在人的身心靈三方面,相互衝撞撕裂,便是人最大的痛苦。保羅所說的這兩個律:神的律即為真我,而潛伏在肉體中的另一個律,便是假我。


在人類所追求的哲學與宗教中,我們也會發現這兩個「我」會交互牴觸、否定。儒家的修身功夫,便是要否定這個假我。「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中庸》第一章)儒家要戒慎恐懼的慎獨之獨,正是這個「肉體中的律」,即這個假我。


釋家的經典中,也嘗試要將這個假我否定。《心經》:「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至於六祖著名的偈語:「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則是要將人整個的身體與意識都否定。


然而否定並不是肯定;人們努力否定了假我,卻也無法找出原人的真我。最後保羅終於在基督的十字架上,徹底毀棄了假我,而找回了人類的真我。「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假我),乃是基督(真我)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加拉太書2:20)

 

有我VS.無我


人的自我(假我與老我)意識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隨時會再回頭,雖神的僕人先知亦不能免。當以利亞被耶洗別追緝,逃亡到何烈山的山洞中,耶和華問他:「以利亞啊,你在這裡做什麼?」他說:「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的約,毀壞了的壇,用刀殺了的先知,只剩下我一個人,他們還要尋索我的命。」(列王紀上19:10)


以利亞在亡命逃到山洞之後,自我的意識高漲,竟在藏匿的山洞中向神表功,一連便爆出了三個「我」。雖然沒有惟我獨尊的表示,但卻大有非我莫屬的意味。神說:「但我在以色列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列王紀上19:18)事實上並非如以利亞所標榜的,只有「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為神發熱心的還有七千人;神給人服事的機會,只是恩典,應當感恩,並不是非「我」莫屬。


耶穌曾在一個比喻中充分說明了人高漲的自我意識。「法利賽人站著,自言自語地禱告:『神啊,我感謝,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路加福音18:11-12)在這位法利賽人的自我表白中,連尚未講出的「我」共計五個之多,將自我膨脹到極點。


類似的情形,在我們今天的教會中還少見嗎?人的自我突顯在犯罪之後,已「無限上綱」,日有所增。由人當初建巴別塔(參考創世記11:1-4)到今天征服太空,不就是所謂的「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之翻版嗎?(參考以賽亞書14:12-15)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人若擁有這樣的一個我,還能得到救贖嗎?明乎此,我們便會了然於何以保羅努力祛除這個自我、老我與假我,並要將「它」釘死在十字架上。讓它徹底死了,殞滅了,人才有得救的希望,才能在基督寶血中,重生出那個新我、真我與屬於基督的我(參考加拉太書2:20)。

 

【真知灼見,下期完結】

 

 

作者小檔案
殷穎牧師,酷愛文學、大自然及謳歌創造主的文字工作者,也是企編人、出版人及傳播工作者。曾任教會新聞周刊企編及社長,廣播、電視節目製作人與行政主管,並牧養教會二十餘載。著有《歸回田園》、《心靈的苦杯與饗宴》、《石頭的誘惑》、《耶穌的腳印》、《十字架下的沉思》等多本作品。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