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隨影動】2 右手

——電影《送信到哥本哈根》觀後感

 

文/黑瑪亞

 

 

他點了點頭,輕微得難以察覺,碧藍、碧藍的眼睛純淨如海,也深邃如海。我無法忘記他點頭時的平靜,那平靜的應允,就像是你對他說「可以把胡椒遞給我嗎?」時,他立刻伸出右手,將身邊那個孩子左手中緊握的肥皂抓到了自己右手心,然後帶著偷竊的罪名,當場被槍斃。

 

 

死之必須


從生到死,短短幾秒鐘,逼著我無數次回味那輕輕的一點頭。每一次回味,我的心就被一根細得不能再細的針尖刺得發痛。


可我還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在回味裡讓自己確信:他是真的、很明確地在那一瞬間決定了要替那個偷肥皂的孩子去死……。在上幾個鏡頭裡,他還在告誡孩子:


「活下去!想都不可以想到死!記住,只要活下去就有盼望!」


這會兒,他竟點了點頭,輕輕地,將生與死平靜地調換了位置,就像將胡椒瓶從他的面前遞到你的面前。

 

▲影片中生死一線牽的大衛(左二)和約翰(右二)。

 

心之馴服


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
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神。
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
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
(以賽亞書41:10)


詹姆斯 ‧卡維澤(James Patrick  Caviezel)在同一年裡扮演兩次犧牲的角色,《耶穌受難記》中他飾演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所有人贖罪;《我是大衛》裡他飾演約翰尼斯,替同坐監牢的孩子大衛代受了一塊肥皂引來的死罪。我凝視著他的臉,想要知道多少淚水才可以沖盡內心的絞痛;我凝視著他的臉,讓疼痛長時間地駐留,企圖用那張臉去領會右手的聖潔和救恩。


十二歲的大衛,是保加利亞勞改營裡的小囚犯,因為典獄官對大衛的母親隱祕的愛情而受到暗中保護。表面上,約翰成為那不可告人的保護中殘酷的犧牲品,那個看見約翰輕輕地一點頭的正是典獄官……


他們的目光在瞬間交接,雙方都知道是十二歲的大衛偷了肥皂,緊接著約翰就點了頭,典獄官則掏出了槍……神啊!這是怎樣的交易?彷彿有聽不見的臺詞從心裡升起:「你來承擔?」「對,我來……」神啊!如果不是出於祢,有誰會馴服於死?

 

▲「祂使我躺在青草地,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逃出保加利亞的大衛。

 

生之追尋


約翰成為大衛真正的保護者,以及心靈的引導者。大衛因為典獄官的安排逃出監獄之後,一路上支持著他勇敢逃亡的,其實是為他捨命、使他重生的約翰。


十二歲,是多少著作裡重要的年歲?電影《追風箏的孩子》裡,富家少爺阿米爾就因為十二歲時犯下的罪,用盡一生去償還……,幸運的大衛,卻在十二歲時遇到了一生的救恩。


我們會看到從約翰尼斯的死裡衍生出來的生命,全能的神從約翰的死裡搶救出大火中的少女瑪利亞,通過大衛的勇敢……我們也看到,那一路的逃亡,不論怎樣飢餓委屈,大衛都保持雙手的潔淨,不再偷竊……直到他找到自己的母親。


從保加利亞到哥本哈根,必須這麼漫長的路程才能完成大衛的成長和救贖,因為救贖不是脫離監牢,救贖是脫離罪,是脫離自己的黑暗。

 

神之公義


十二歲的大衛和十二歲的阿米爾,證明了環境並非罪的根源,因為他們分別在邪惡的監牢裡和正直富裕的家庭裡長大,但是他們的罪性都是一樣的,是人不可承擔的原罪。欣慰的是,十二歲的大衛被拯救了,而阿米爾還要等到很久以後。約翰因死而生的意義就在這個欣慰裡。


為什麼是右手,為什麼總是右手?我問過神,神不回答,愚蠢不會被回答。祂只是伸出右手,被我緊緊抓住的右手,祂的右手裡是白白給我們的、讓我們無法理喻的恩典與救贖,還有我們想也想不透的愛。

 

人,怎能測透神的愛?就像我竭力回味卡維澤輕輕的點頭,也許仍舊只是自以為是地尋到了答案。

 

電影本事

送信到哥本哈根(I am David)


  • 時間:            2004年出品
    導演:            保羅費格(Paul Feig)
    演員:            班提柏(Ben Tibber);詹姆斯‧卡維澤(James Caviezel);瓊安普洛萊特(Joan Plowright);瑪麗亞波奈薇(Maria Bonnevie)
    原著:            丹麥暢銷小說家安娜荷姆(Anne Holm)所著《北方自由》(North to Freedom, 1963出版)
    獲獎:            美國奧斯汀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美國聖狄亞哥影展最佳影片、最具潛力新人獎;摩納哥影展最佳電影新人獎;美國心陸影展水晶心大獎

 

對從小在共產世界保加利亞集中營長大的孤兒大衛而言,自由只是遙不可及的夢想。1952年,十二歲的他在營中偷了一塊肥皂,本該斃命,卻因約翰的受人之託,帶著一個指南針及一塊麵包逃離集中營,傳送一封神祕信件到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從此長途跋涉,踏上艱辛的旅程。

大衛從小養成對人的防衛心,卻在旅途中遇到一個義大利家庭,讓他初嘗愛的溫暖。旅途中所接觸的人事物,使大衛開始學習信任、關心別人,與珍惜周遭的一切。大衛在瑞士遇到瓊安奶奶,這慈愛親切的老太太視他為失蹤的兒子,對他百般疼愛呵護,更用盡心力幫助他完成「送信到哥本哈根」的任務……。

從保加利亞的集中營,經過希臘、義大利、瑞士到哥本哈根,這是個改變生命、找到希望並完成夢想的旅程。

 

 

作者小檔案

黑瑪亞,時裝設計師,深圳黑瑪亞形象策劃有限公司董事長,《周末畫報》、《羊城晚報》、《深圳晚報》等媒體專欄作家,著有《有一條裙子叫天鵝湖》、《親愛的,你要更美好》、《時尚的52個難題》、《迷人是一件時光的盔甲》。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