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睹神蹟!

——專訪莎拉‧普拉漢(Shara Pradhan)宣教士

 

採訪/金杰(Jay Zinn) 翻譯/林張吉莉

濃縮改寫/何其善

 

 

萬人中,等著要見我的,就是這女孩,
她竟然找到足球場,還帶來她穆斯林的家人

─妹妹、媽媽和祖母,三代都是愛滋病患者!

 

受訪者小檔案: 莎拉‧普拉漢(Shara Pradhan),十三歲時決定一生追隨神的呼召。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後,加入國際禱告殿(IHOP)服事。2002年到非洲參與彩虹事工,與貝海蒂同工。莎拉對非洲莫三比克的宣教充滿熱情與負擔,竭力為神以醫治禱告的恩賜到各處宣教。

 

數年前首次與莎拉‧普拉漢邂逅,是在維州費德瑞斯堡(Fredericksburg, Virginia)的一場聚會中,她是講員之一。當她雙膝跪下、將頭埋在雙手裡禱告一段時間後,我感到神的能力與同在震撼著整個會場。讓我心服口服是她的禱告:全然忘我、放下人群、超越環境、決意抽身(雖然仍留在講臺上)前去與神相談的專注。直到如今,那位來自印度、在神寶座前代禱的年輕女士,令我難以忘懷。

 

《神國》雜誌編輯金杰牧師(Jay Zinn,以下簡稱杰):這次的訪問焦點是有關超自然的大能。妳曾見過一些很奇妙的事,可否分享印象特別深刻的一些經歷?


普:我目睹過諸多神蹟,例如:眼球從空的眼窩中長出、斷缺的四肢瞬間成長。我最愛聽耳聾的嬰兒們第一次叫「媽媽」,也見到這些母親為此而欣喜萬分。但最大的神蹟,是我看到神在彩虹事工(Iris Ministries)的創辦人貝羅倫(Rolland Baker)身上的作為。

去年4月,貝羅倫已瀕臨死亡。他患俗稱腦瘧疾多年。在三十多年沒有休假、沒有安息年的宣教服事後,他病得很嚴重。上星期接到貝海蒂(Heidi Baker)傳來的消息,神在他身上再次行創造的神蹟,使他起死回生。現在,他已被神完全治癒!

 

 

杰:還見證過其他的神蹟嗎?


普:讓我最感動的是妓女被醫治的經歷。2002年6月,我生平第一次醫病宣教之旅,是與班泰德(Todd Bentley) 的烈火隊(Fresh Fire Team)同行。當時有一百二十人參與彩虹事工(羅倫與海蒂夫婦)的同工,在大饑荒中餵養十萬人,長達四個月。

我們到醫院徹底禱告,禱告醫治的力量使病人痊癒,甚至醫生、護士都要求加入我們的團隊。在那次旅程中,神對我說:「在一年之內,妳要搬到莫三比克(Mozambique),並要成為貝海蒂個人的助理。」當時,我根本不知她是何方神聖。

有一次,「烈火事工」帶我們去一間學校。正在照顧孩童時,神指示我:「有位待拯救的穆斯林女孩,她急切需要救恩,只是她很恐懼,因為她將生命歸向耶穌時,會遭受家人的逼迫、拒絕,甚至有生命的危險。」我望著像一片海水般身著淺藍色校服的孩子們,自問:「那女孩在哪裡?」

接著,神將這女孩指給我。一番談話後,她有些害羞,因為其他孩童們看到一位美國宣教士,傾注全部的注意力在她身上。然後,神對我說:「她害怕在人群前將生命歸向耶穌,帶她進巴士裡。」於是我將她「偷渡」進巴士,向她傳講生命的主、救恩的主。她掙扎猶豫良久。最後,當我們的隊員快回到巴士時,她終於做出了決定:將生命全然降服於耶穌。

突然,我驚覺:「天哪!她要回家了,等待她的是被殺害的下場!」這讓我沮喪到極點。她下巴士後,我將手臂伸出窗外緊握她的手。那一剎那,我們相對而泣。我心想:永遠見不到她了。當巴士駛開時,我叫著請她來參加六點鐘的醫治特會,但我無法講出聚會的場所,因我只知是在附近的一個足球場。

我們抵達醫治特會時,十萬個馬拉威人已擠滿會場。當巴士停在狹小又不穩的木製舞臺旁時,一群臉上掛著笑容的非洲人蜂擁而上。然而,萬人中,等著要見我的,就是這女孩,她竟然找到足球場,還帶來她穆斯林的家人─妹妹、媽媽和祖母,三代都是愛滋病(AIDS)患者。她祖母的病情已嚴重到失明,我們為她多次禱告,用盡各種方法,卻一點果效都沒有。祖母仍然失明。走上講臺後,我惟一能做的是,屈膝跪下,開始敬拜。我不斷敬拜,為這家人哭泣,突然心中浮現一個詞彙─妓女。

「天哪!」我想,「不能問她們是不是妓女?」傳道中問這種問題,簡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但我仍以赤子般的單純信心問道:「這家族中有人是妓女?」女童哭著說:「我父親離開我們之前,將我們全家賣為妓女。」之後,我講了有關耶穌的救恩,又告訴她們耶穌是如何走近妓女並與她們同坐席。接著,帶她們全家為賣淫而悔改、接受耶穌為她們生命的主。就在那一刻,她們的愛滋病被治癒,祖母恢復視力;這一切,稍後都得到醫生的證實。

 

杰:真是太奇妙了!請問貝海蒂如何影響妳對神蹟與超自然能力的信心?


普:我經歷過很多超自然的現象。你越看見神,就越覺自己一無所有,只願全力去追求。當你在主裡長大,你會降卑得更像百分之百依賴天父的孩子。你越享豐筵,越覺它只不過是掉在桌下的麵包屑,你永不會滿足。這就是神的國度;永遠讓你驚歎不已、永遠無法測透。而這一切才不過是初嘗永恒的滋味。

認識貝海蒂是神拯救妓女全家的前一晚。那時,我們是在她事工的研習會中觀摩。因為對她早已有所聞,我格外留意這位在神醫特會講道的金髮、白皮膚、嬌小的女士。她已是聞人,為要走進人群,拒絕與其他講員同坐講臺上。我看她親吻一個耳聾的嬰兒,嬰兒的耳朵就開啟,能聽到聲音了。海蒂甚至沒有開口禱告,只讓神的愛通過她流露出去,事就成了。

那次的特會,神親自降臨並行走在人群中,無論神走到那裡,許多人都立刻得醫治。就在那時,神親自告訴我:「一年內,妳要放下一切,搬去莫三比克,去服事貝海蒂一段時間。」在那之前,我不曾與她談過此事。況且,那時的我還是別人的助理;她也有自己的助理。但兩週後,我在另一國家的機場,遇到貝海蒂,神全權地成就了此事。

我肯定地說,海蒂和羅倫最讓我佩服的,不是他們所領受的能力,乃是他們活出基督的生命,他們切實遵行耶穌登山寶訓。我曾見海蒂簽支票給那些竊奪、毀謗他們,甚至幾乎侵佔他們事工的人。貝海蒂不但祝福仇敵,更為他們建立家園。我見過他們夫婦在極大的黑暗與痛苦中,忘我地、盡所能地去饒恕。這一切,讓我感動流淚。能與他們相逢共處,是我極大的光榮。事奉中,我陪同海蒂於禮拜四的夜晚去醫病佈道,在叢林中搭帳篷,也同她莫三比克的「兒女們」一起跳舞、演話劇。

 

杰:有人說,許多年輕人一方面享受聖靈做工的能力,另一方面又活不出與之相稱的生命。換言之,他們為病得醫治禱告,但生命並未彰顯出聖潔和敬畏神的一面。妳見過類似的例子嗎?


普:我的確接觸過類似的例子,然而關於他們的跌倒,責任不完全在於他們本身,也在於教會沒有以屬靈的方法去帶領。教會應避免當一個人為神重用時,被偶像化,而導致他們被孤立,甚至跌倒的下場。還有,我們是活在一個「崇拜人」過於敬拜「全然美麗的人子─基督耶穌」的文化裡。這使我們的眼目注視的是人而不是神,這注定我們會失望。就像以色列人一直在尋找一位王,而不是萬王之王所導致的結果。

由於缺乏永恒的遠景,導致我們的事奉常受虧損,這也是令人極為難過的事。我們必須明白,不是為那會毀壞的冠冕,乃是為那不朽的冠冕而活。我們今生的獎賞就是與祂更親近,而我最大的渴望是將來在天家能與耶穌親近。為此,今生我會全力以赴;我不在乎祂將我藏在壁櫥裡禱告,或對萬人講道,我只想在天家與祂親近。

 

杰:如何才能更多經歷神的超自然大能?


普:我想是以「回轉歸向神」為起步。像今年,我為彩虹事工帶領佈道團去印度時,卻必須入院治療,因我已奄奄一息。我在十三歲時,就已將自己的生命獻給主,此時三十歲的我,卻躺在印度邦加羅爾的加護病房,心想:「假如我死了會怎樣?我的生命具有多少永恒的價值?」我在醫院的病床上哭泣,內心所渴望的是神能給我多點時間,我希望家人能得救。

我與貝海蒂及團隊同工七年之後,開始我自己的事工。在我離職前,主明顯地將我隱藏起來,好給我一些特別的醫治,並讓我與還未信主的家人和好。被隱藏,使我可享安息、花時間單單與祂相處。我們從使徒行傳四章3節看到的使徒,在宗教領袖的眼裡,是未受過教育、不學無術的一群,但卻能認出他們是跟隨過耶穌的人。所以無論是出自學院的訓練、或在家中竭力地讀經禱告,以及任何全心尋求與神面對面的操練,都可以讓人看到聖靈留下的印記。

 

▲彩虹事工在莫三比克(Mozambique)所服事的孩童們。(圖片摘自網站)

 

杰:誰是妳信心的榜樣?書中的偉人或是還活在人群中的人?


普:在我一生中,影響我最大的是貝海蒂、畢麥克(Mike Bickle)、安氏夫婦(Lau &Theresa Engle )、康思得斯(Stacey Campbell)以及比爾‧強生(Bill Johnson)。他們每一個人都深刻地影響著我。

年幼時,我曾在加爾各答與德瑞莎修女(Mother Teresa)相見,就是在那兒,我首次聽到神的聲音。父親和姊妹都是無神論者,他們不相信神,但不知為何,全家都想去見德瑞莎修女。因此我們去了。為了見她還要等好幾小時,真讓我有點失望,覺得這是名符其實的觀光業。「這算什麼?」我心想:「因為印度沒有迪斯尼樂園,所以每個人都去德瑞莎修女那兒?」

我終於見到德瑞莎修女,她為我禱告祝福,接著又取下自己貼身的項鍊交給我母親,再由她遞給我。德瑞莎修女留給我最深的印象是,她的雙腳看起來像茶碟(一種很大的盤子),因為她從來不穿鞋,使她的雙腳與人不同。這使我領會她的選擇─活出八福、活出謙卑的一生。

艾密斯(Misty Edwards)─IHOP(國際禱告殿)的歌手與歌曲作家,稱現世為吊詭的國度─失去後才能獲得、死亡後才有生命。艾吉姆(Jim Elliot) 說過:「能獻出自己不能擁有的,爭取自己不能失去的,不是愚昧人。」滑稽的是,當我一走出德瑞莎修女事工中心,就被一群乞丐圍攻;這在印度是常有的事。我給出每樣東西:運動衫、耳環及僅有的幾個盧比,直到沒有可給的,還是有很多的手伸向我,環顧左右,都是手,手,手!就在那時,主對我說:「分享那取之不盡的惟一事物。」


那一瞬間,透過那些索取的手,我清楚知道自己這一生的召命─散播神的愛。這就是那取之不盡的事物!因為祂為我們而死,祂的愛永無窮盡。我確定那是我一生的呼召。

 

國際禱告殿 (International House of Prayer, IHOP)


由畢麥克(Mike Bickle)發起在美國堪薩斯市的24/7禱告事工。自1999年開始每日二十四小時,每年三百六十五天的禱告會。禱告室每兩小時一輪,各由全時間的敬拜團隊帶領。每日的時間表裡包括不同方式的禱告會。整個事工專注於禱告、禁食、傳福音,並為末世教導、裝備信徒。

 

國際禱告殿以宣教基地的方式運行,其同工需在國際禱告殿以外自行籌募基金。此宣教基地附設有先鋒事工學校(Forerunner School of Ministry)、先鋒音樂學院(Forerunner Music Academy)及先鋒傳媒學院(Forerunner Media Institute)。此外還有幾種密集培訓課程,例如為期三個月的「夜晚的火」(Fire in the Night)與為期六個月的青年實習。活動詳情請查詢英文網站http://ihop.org/,中文網站http://www.ihopchinese.org/。

 

 

記者小檔案

金杰牧師(Jay Zinn)是《神國》雜誌英文單元主編。目前也是美國北卡河畔教會的主任牧師、出版作家及畫家。與妻子、兩位兒女及孫女住在北卡。

 

 

譯者小檔案

林張吉莉,於美、加牧會共十餘年。育有一女,現就讀於研究院。閒來喜歡陪先生聽古典音樂及參加社區合唱團。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