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篇】

長崎蛋糕的滋味

 

文/滋恩

 

 

甜蜜溫馨的童年

 

記得小時候,爸爸下班回來,常會買「長崎蛋糕」給我和妹妹們當點心。

 

長崎蛋糕沒有一般西式蛋糕常見的花俏造型或細膩的鮮奶油裝飾。長條型的鵝黃色蛋糕,原料只有麵粉、雞蛋、糖,非常樸實。口感柔潤有彈性,帶著少許雞蛋的香氣以及砂糖在舌尖上漾開的甜蜜。幕府時代日本長崎港口開放通商,飄洋渡海來的葡萄牙宣教士在此登陸;除了宣揚福音,也將這美味的家鄉甜點介紹給日本人。經過多次改良後,這源自於歐洲的美味點心,竟成了日本道地的「土產」。

 

爸爸童年時,爺爺常買長崎蛋糕給孩子們享用。臺灣曾受日本統治,飲食習慣上多少承襲了一些日本風味。爺爺常買的長崎蛋糕可能是家鄉餅舖改良的版本,據說添加了蜂蜜,所以也被稱為「蜂蜜蛋糕」。

 

不論是正宗長崎蛋糕,還是改良後的蜂蜜蛋糕,對爸爸而言,小時候與弟妹分食蛋糕的記憶是甜蜜溫馨的。

 

直到爺爺投資生意失敗的那一年。

 

▲滋恩的爺爺被倒債後,曾一蹶不振,如同在暴風雨中被擊倒的大樹。

 

巨樹崩塌

 

據說當時爺爺被信賴的友人倒債,財產一夜之間化為烏有。家道中落後,全家從僕人前呼後擁的大宅院,搬至只有幾張榻榻米大的小房子。失意沮喪的爺爺一度一蹶不振,躲在房裡足不出戶,對家中所有事不聞不問。面對嗷嗷待哺的老小,婚前是千金大小姐、婚後是尊貴少婦的奶奶毅然挑起重擔,靠著靈巧的女紅手藝,替人縫製衣裳,貼補家用。

 

為了維持生計,奶奶常需熬夜踩裁縫機趕工。小小的屋子裡,科搭科搭的聲音吵得全家不得好眠,孩子們睏極也就睡了,往日慈愛的爺爺卻常因此大發脾氣。奶奶無奈抱歉的面容,與爺爺憤怒暴躁的神情,在父親幼小心靈烙印下難以磨滅的傷痕:為甚麼妻子委屈辛苦地為全家付出,丈夫不但不感激,還怒目相向?被狂風暴雨擊打的巨樹,竟不比一株柔弱的小草來得有韌性,身為一家支柱的父親,為何如此不堪一擊?

 

破碎的蛋糕

 

一天爸爸上學前,奶奶在他耳邊悄悄說:「今天放學後,有長崎蛋糕吃唷!」原來,奶奶熬夜幾晚趕工後拿到了酬勞,心疼孩子們這陣子跟著大人辛苦了,於是想買蛋糕給孩子解解饞,讓大家開心。

 

爸爸一整天在學校都覺得心裡甜滋滋的,回家後可以吃到朝思暮想的蛋糕使他歸心似箭。好不容易盼到放學,一路飛奔回家。打開門,迎面見到母親便著急問道:「蛋糕呢?」然而母親臉上並沒有預期中的笑容,甚麼也沒說,眼中噙著淚。

 

爸爸衝至玄關,拉開紙門─只見滿地滿牆沾了蛋糕碎塊,懵懂無知的弟弟妹妹正興奮地滿地爬,不停地伸手抓食地上的蛋糕碎屑,吃得滿嘴都是。

 

「哥哥,蛋糕!」還在牙牙學語的幼弟,抬頭對他一笑。

 

原來,奶奶買了長崎蛋糕回家,孩子們興奮不已,愉悅的笑聲吵醒了正在午睡的爺爺。面對一屋的歡樂氣氛,爺爺不知為何反而怒氣上湧,大步衝上前奪過蛋糕紙盒,用力往牆上砸過去:「吵吵吵,幾塊蛋糕也值得鬧成這樣嗎?」

 

爺爺發了一頓大脾氣後奪門而出,只留下滿屋的蛋糕殘骸。爸爸目睹這樣的光景,一時無法分辨那種堵滿胸口,漲溢到好像要裂開來的感覺是甚麼?是心疼母親?怨懟父親?還是惋惜蛋糕?他只知道,以後再也不想吃長崎蛋糕了。

 

▲滋恩的父親經歷失業的挫折後,終於能夠體會自己的父親當年無法養家活口時,心中所承受的壓力與對家人的愧疚。

 

將心比心

 

我並不清楚,父親何時又重拾對長崎蛋糕的喜愛?但我記得,長崎蛋糕是我與妹妹們兒時的美好回憶。即使在爸爸失業近兩年的那段時間,我們還是可以嘗到它的甜蜜滋味。

 

從爸媽口中得知:早年爸爸與大舅合夥做進出口貿易,爸爸負責出口訂單,大舅則負責進口生意。連襟倆人認真打拚、合作無間,公司營運蒸蒸日上。可惜這大好前景在美國政府宣布與臺灣斷交後一夕變色,爸爸負責的外銷部門受到很大衝擊,許多出口訂單被迫取消。而大舅負責的進口事業所受的影響較小,營業額持續穩定成長。大舅擔心爸爸的出口生意可能拖累公司的整體經濟,決定與爸爸拆夥,分道揚鑣。這對當時一直在苦撐等訂單的爸爸來說是很大的打擊。雖說「親兄弟明算帳」,可在爸爸看來,大舅子這過河拆橋的背叛舉動實在叫人寒心。

 

在爸爸失業的那段日子裡,他深切了解到,一個大男人無法養家活口,自尊心受損加上自我價值破滅的挫敗感,就像蛀蟲不斷腐蝕一個人的情緒與信心。還好爸爸在我小學五、六年級時已決志信主,他說:「如果沒有信仰的力量支撐,工作的失意與對大舅子的怨懟,或許會讓我變成一個比當年的父親還要憤怒暴躁的男人!」

 

靠著信仰的力量,爸爸沒有重蹈爺爺覆轍,而是與妻子攜手共度難關─客廳裡有一個白底藍紋的大花瓶,誰手裡有零錢就隨手扔在裡頭。在那段經濟拮据的日子裡,媽媽就從那瓶子裡掏零錢來買菜,偶爾,還買長崎蛋糕回來給大家吃。爸爸說,那時媽媽和他兩個人一面挖著瓶子裡的零錢,一面彼此微笑打氣。他很感恩,媽媽從沒有一句抱怨,與他一起度過了那段艱辛的日子。他知道,賢慧的妻子是神的賞賜,特別在那段日子裡,他對媽媽的愛,更多了一份敬重。因為經歷了十字架上的愛與饒恕,讓爸爸學會「免了人的債,如同免我們的債」,後來也原諒了大舅,重拾兄弟之情。

 

長期失業的痛苦與窘境,以及被至親背叛的懊惱,使爸爸深深體會身為一家之主的壓力與重擔,進而能夠將心比心,同情當年爺爺惱羞成怒的舉動,體諒他的軟弱─當時沒有任何信仰力量支撐的爺爺,比起爸爸,心靈是多麼的孤單無助?而信仰的力量,更讓爸爸有能力不再計較爺爺的過犯,不僅憐憫、饒恕爺爺當年的失職,並且常為他禱告、向他做見證,在他晚年時帶領他決志信主。

 

▲滋恩的爺爺常為兒孫們買甜點,但或許為了與過往切割,再也不買長崎蛋糕。

 

傳承甜蜜滋味

 

至於爺爺,我不知道他如何看待過去的往事。我只記得,每年寒暑假回老家小住,爺爺都會一大早出門,買新鮮出爐的太陽餅、鳳梨酥,或檸檬派等給我們這些兒孫品嘗。而印象中,這麼多年來,爺爺帶回無數盒點心,卻從未買過長崎蛋糕。

 

或許,從此不再買長崎蛋糕,代表著對過去那個憤怒的自己、不懂得體貼的自己、讓妻子委屈流淚的自己的一種切割,代表著希望能忘卻過去種種不愉快,將家的破口再度彌補縫合起來的一種決心。道歉的話,說不出口,卻默默地將心意,一次又一次透過鳳梨酥、太陽餅、檸檬派傳達給對方。

 

父子倆,各自用自己的方式,或買長崎蛋糕,或買其他點心來表達對家人的愛。但願這份愛,一代一代傳承下去,在每一個孩子的笑容裡閃耀。

 

看著孩子們無憂無慮地吃著點心,彷彿所有的虧欠與遺憾,都在那些笑容裡得到彌補與滿足。但願孩子的童年,沒有眼淚、沒有憂傷,只有無盡的甜蜜。我想,這應該是所有為人父共同的心願吧!

 

▲但願家人間甜蜜的愛與體諒,一代代傳承下去。(torange.biz/photo/17/17586/HD17586.jpg)

 

 

作者小檔案

滋恩:小時寫作文,長大寫文章。以前書寫為自己,現在將筆交給神。煮字療飢無法帶來真正心靈的飽足,惟願貢獻五餅二魚,烘培文字餅乾,讓讀者「開胃」,進而樂意接觸信仰真理,品嘗主恩好滋味。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