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隨影動】3 絕境中的徘徊

——電影《充氣娃娃之戀》觀後感

 

文/麥能

 

 

《充氣娃娃之戀》(Lars and the Real Girl)獨立製片,輔導級(PG13),出品於2007年。男主角萊斯,二十七歲,是一位被診斷疑有妄想症、內向、人際關係失調、渴望被愛的年輕人。在同事的引介下,從情趣網站郵購了一個一百二十磅的充氣娃娃,作為女友。為了配合萊斯的心理治療,哥哥、嫂嫂、同事、教會到整個社區,都把充氣娃娃當成真人般對待,最後,在萊斯決定的時間下,終於與充氣娃娃道別……

 

被孤單灼傷了心


萊斯個性善良體貼、心思細膩,卻十分害羞,不喜歡跟人接觸。在嫂嫂眼中,這樣的人顯然是有問題,需要幫助。而在哥哥眼中:「他就是這樣,沒什麼不對。」


其實,片中的兄嫂,不正代表著普羅大眾對所謂「怪咖人物」的態度?熱情的,就像嫂嫂,以各種不同的方式發出邀請,像是在黑夜中半路攔截,用幾乎強逼的方式來使萊斯共進晚餐。然而,也有許多像哥哥,鴕鳥一隻,將頭埋在沙土中,視而不見。


追根溯源,原來哥哥對弟弟懷有極深的內疚。當初媽媽生下萊斯後,不久就過世,爸爸一人單獨撫養二子。後來,哥哥放下老爸與幼弟,離家自闖天下。父親過世後,才攜妻搬回家中。雖然萊斯擁有一半的房屋使用權,但是他寧願住在車庫,不願與兄嫂打交道。


也許,正因為這樣,使得哥哥不知從何關心,所以選擇逃避問題。但看在嫂嫂眼裡,她相信:「沒有人喜歡孤單。」無庸至疑,這是一件該做的事,那就是竭心盡力地拉萊斯上岸。


父母過世後,萊斯變得沉默寡言,不難想像,他在成長過程中經歷了一連串的孤單與被拋棄,雖然渴望被愛,但也不知道如何被愛。萊斯不喜歡跟人有任何身體上的觸碰,他跟心理醫生說:「那是一種被灼傷的感覺,但是嫂嫂就是喜歡擁抱人。」其實,這也點出我們每個人的問題,當你以為是為對方好,對方不見得會跟你一樣認為它好。

 

▲嫂嫂為了幫助萊斯得著醫治,力勸哥哥接受心理醫生的建議,將萊斯妄想中的女友充氣娃娃碧安卡當作真人般在生活中接納。

 

順其自然的恩慈


萊斯被醫生診斷患有妄想症,而且為時已久。醫生說了一句很重要的話:「精神失常,有時不一定是疾病,它也可能是一種在絕境中周旋的方式,是患者在尋找的一種出路。」哥:「這種情形什麼時候才會結束?」醫生:「當他不再周旋時。」嫂:「我們能做些什麼?」醫生:「順其自然,就假裝她(充氣娃娃)是真的,因為她出現是有原因的。」順其自然,聽起來被動,事實上卻是一種恩慈。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處理問題,需要時間與耐心。


在萊斯心中,充氣娃娃叫碧安卡,是半個巴西人與半個丹麥人,從小父母雙亡,心地善良,從不抱怨。從某個角度而言,碧安卡就是萊斯。面對萊斯怪異難解的行徑,牧師問了會眾一個問題:「耶穌會怎麼做呢?」(What will Jesus do? )於是大家全力配合,使得碧安卡在社區內大受歡迎,彷彿真有這麼回事。


然而,碧安卡沒有解決真正的問題,那就是如何面對孤單。對萊斯而言,他的內心深處仍舊是被人拋棄,他對嫂嫂說:「沒有人在乎我!」這句話終於讓嫂嫂抓狂,跟萊斯大吵了一架:「我們為碧洋卡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愛你,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是,為了你,我們都做了。」是的,如果沒有愛,有誰會把充氣娃娃當一回事?


▲「耶穌會怎麼做呢?」牧師的提問發動教會上下全力配合萊斯一家演出這場真愛之戲,使得碧安卡在社區內大受歡迎。


埋葬傷痛,重新出發


最後,萊斯決定讓碧安卡從他的生命中離開,在葬禮中,牧師對會眾說:「碧安卡愛每一位,尤其是愛萊斯。」從那一刻,萊斯送走了碧安卡,停止了周旋。在葬禮後,萊斯主動伸出手來,向那位一直暗戀在心底的女同事馬果,發出邀請:「可以一起散散步嗎?」這個邀請真是得來不易,因為促成的背後,經過了多少包容、諒解與堅持。


邀請上寫著:生命中曾經失去或無法擁有,並不能阻止去愛與被愛。不管你是哥哥、嫂嫂、牧師、心理醫生、馬果……每個人都有機會扮演去愛的角色,不管是可愛或不可愛,奇怪或不奇怪,都需被愛。不管你是已婚、失婚、待婚、未婚……都有機會面對孤單。


主耶穌教導我們要彼此相愛,在愛中,你我都要學習正視自己與對方的孤單。也許你我不能像心理醫生那般仁心仁術,透析始末,但至少可以向那些打毛衣的媽媽們看齊,帶上一道菜,說聲:「你什麼都不必做,吃點東西,陪我們一起坐坐。」

 

 

作者小檔案

麥能,本名周蘭惠,來自臺灣,現居波士頓。全職藝術工作者,熱愛色彩,鍾情繪畫,使用個人符號訴說與神、與人、與自然的關係。喜歡好友、美食、寫作、喝下午茶、聽爵士樂。有錢時旅遊、看好秀,沒錢時散步、做白日夢。用心品嘗生活、認真享受生命。曾任波士頓大學駐校藝術家、臺灣東華大學駐校藝術家,2007古根漢繪畫創作獎得主。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