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激起的虹影

 

口述/周紅

整理/林敏雯

 

 

誰曾預料一封信能改變一個人的生命?


「親愛的紅:
很抱歉,我不再愛妳了。我現在有了新生活……」


丈夫從亞洲寄來的快信寥寥數語,將三年的婚姻一筆勾銷。這是玩笑嗎?

 

苦毒形成堅石


當初教堂裡盛大婚禮歷歷在目,親友恭賀猶在耳際,我倆曾在神前肅然立約,他怎能一廂情願化解?我有什麼地方不夠好,還是做錯什麼?


新婚時他接受公司派令常駐亞洲。我固然不願,卻不能改變他的決定。心想合同期滿公司會調他回美,男人畢竟該在外拼事業。


習慣了聚少離多的日子,不太在意兩人的溝通,偶爾意見不同的小爭吵,也從未引發明顯衝突。


輕如鴻毛的信紙,粉碎圓滿家庭。我從人人豔羨的總經理夫人,剎那間淪為棄婦。噢!「棄婦」,多麼不堪的稱呼,背負這個猩紅字眼,接下來的日子怎麼過?


恐慌如浪濤洶湧,幾近淹沒我整個人,整顆心。我頹坐在地,掙扎著呼吸。


一個柔軟的東西輕觸臉頰,定神一看,才滿周歲的兒子依偎過來,白胖小手摩挲我的兩腮,黑圓晶亮的雙眼閃爍慧黠。一把摟住他,彷彿抓到救生圈,是的,為了小寶貝,我要努力活下去。


丈夫心意已決,終究無法挽回。為了讓身心休憩,我把孩子留在大陸由保母照看。孓然一身回美,暫住教會姊妹家,期盼學業結束找個穩定的工作,早日與孩子團聚。


吃不下、睡不好的我幾次開車時恐慌發作,心悸、暈眩。夢裡經常出現一個女人拿著匕首,從背後捅我一刀。


生命力伴隨眼淚流逝,淌血的心無力跳動。命運揮出一記重擊,把我打落沮喪深井,無奈、受騙、背叛、埋怨……層層積累成苦毒堅石,遮擋陽光,將我封閉於幽冥之境。


那天不自覺地驅車到海邊。面前大洋宏闊,背後山壁嶙峋,站在突出的岩石,任由浪花濺溼衣襟。天地如此寬廣,怎麼無我容身之處?


滾滾波濤與岩石對峙,石頭不讓路,波濤也不放棄。潮起潮落,經年累月地沖刷,頑石終究被蝕刻成細沙。莫非神正告訴我,祂亦將洗滌苦毒堅石,化為細沙?

 

饒恕談何容易


一位姊妹定時陪我讀經禱告。她曾說,這樣哭哭啼啼毫無益處,懇求神恢復我的健康,快快接回孩子,重建生活。只有母親身心健康,才能教養出健康的孩子。這番話給我一個目標─母子團聚,也驅動我吃飯、作息、求學、生活。原本陷入憂鬱谷底,什麼也做不來。一旦靠著禱告得到動力,不知不覺中,恐慌發作頻率愈來愈低,暈眩也不那麼嚴重,身體漸漸強壯。與丈夫分手後約一年把孩子接來,開始母子相依的生活。


兩歲多的兒子非常貼心,晚上就寢前總提醒我門窗關好,不然就自己巡視一回。平順規律的日子中,丈夫身形漸漸褪色,偶然往事浮現,心也不那麼痛。或許這便是饒恕。


生活怎能毫無顛簸?車子壞了,廁所不通,報稅不懂,孩子受欺負……,諸如此類的瑣碎雜事引發心中怨怒。我一個女人家哪來精力處理這些事?要是他當初不離開,我就不必事事求人,孩子也有父親作靠山。稍稍醞釀的饒恕頓時灰飛煙滅。


教會的朋友為我禱告要饒恕,一陣子就有人送一本饒恕的書,一張饒恕的書箋,幾片饒恕的講座光碟。然而饒恕是什麼?是修鍊而成的心靈境界,還是學習所得的知識技巧?或是刻意遺忘而達到的逃避?

 

祝福洗滌心靈


一天晚上,順手拿起不知誰又給的一篇饒恕見證。作者寫道,饒恕時還要祝福傷害我們的人。幾個字像芒刺扎心,令我感到不可思議,頹然把紙張丟在一旁。心想,你們不知道我受的苦,這麼冷漠無情、硬心頑梗的人連饒恕都難,哪還配得祝福?


我怎麼不知道一天不饒恕,苦毒堅石將無法除去,一生承載重負。厭倦了饒恕路上進兩步退三步,任憑往事持續戕害,此刻我寧願探索主耶穌應許的豐盛生命。


拾起見證繼續讀,作者描述經由饒恕與蒙神醫治釋放所帶來的祝福,身心靈都得到更新。此時靈魂深處迫切要得到作者所經歷的更新。我也想因著祝福丈夫和他的新家庭,使他們認識神,讓兒子的信仰可得激勵。何況作者說若對方不配得,祝福還會回轉。


懷著竊竊私心,我屈膝向神承認願意饒恕並祝福對方。因失婚而粉碎的心,花了多少時間一片片撿拾、修補。在開口禱告的瞬間,彷彿利刃一刀刀凌遲才癒合的疤痕。難道醫治更新非得如此痛?難道饒恕必須付代價?


過去自己纏裹傷口,沒有根除苦毒,只會從內裡潰爛。如今心再次淌血,膿水也隨之流出。我哀哀求告神潔淨苦毒,以恩慈取代怨怒,直到精疲力竭睡去。


隔天醒來時通體舒暢,向來不得好眠,總是天不亮就起床,已經多久沒這麼完全的休息啊!陽光已透過窗簾傾瀉而入。噢!以前怎沒發現早晨竟能如此溫暖?


迫不及待地打電話給一位姊妹,邀她陪我學鋼琴、烹飪、室內設計……。她直問我發生什麼事,怎麼一夜之間對學習產生興趣?


仔細一想,我不僅對學習有興趣,對每天的生活都興致盎然。脊背挺直了些,眉頭舒展了些,笑容停留臉上的時間長了些。

 

▲有兒子同行,周紅這條饒恕之路走得不孤單,靠著父神所賜的浩大恩典,苦毒細石終於磨成細沙。

 

伴兒療傷止痛


自從那天的禱告,搋於心懷的堅石愈來愈小,連腳步也輕快許多。開始參與北加州多加協會每個月的聚會後,聽到許多失婚婦女的故事,從每個人獨特的遭遇,認知共同的情緒反應。關切這些朋友的同時,自憐相對減少。


一次參加「多加」舉辦的生命重建營,在團體輔導中,情感曾受重創的我們一起再次向神呼救,懇請祂驅散淤積心靈的瘴煙毒霧。輔導說只要心中仍感到痛,就喊出傷害我們那人的名字,指認痛源。原以為早就哭盡此生淚水,沒料到淚水宛似洪水奔流,衝激我的臉,我的心,我的靈,將苦毒之石磨成細沙。


走在饒恕路程並不孤單,因有兒子同行。成長中缺乏父親陪伴的他,一直覺得被拋棄,甚至想撕毀爸爸的照片。我嘗試分享這段饒恕的坎坷過程,承認單靠自己的意志絕無法饒恕,必須倚賴神所賜恩典與力量。


他並不完全明白,我只能帶他禱告,鼓勵他說出心中難過、憤怒的感受。標識情緒才能追溯起因,再來尋求安撫的方法。


我們一起在教會中認識真理,從神的話語以及弟兄姊妹的關愛中,母子倆的信心逐漸成長。


丈夫向來少有音訊,隔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與兒子往來電郵。一天他興沖沖告訴我:「爸爸在電郵裡說,我有個弟弟,我當哥哥了!」從未謀面的手足,以後也難相聚,他卻真誠流露對血緣牽繫的渴盼。


兒子小學要畢業了,躊躇許久,決定請丈夫出席畢業典禮,卻不敢奢望他的到來。幾天後他居然表示接受,這個意外的回覆宛若石子投進心湖,蕩出環環漣漪。


我該以什麼表情見他?該說什麼?他願意和兒子建立什麼程度的關係?我又能容許什麼程度的關係?


丈夫預定到達前幾天,他突然來電要求典禮結束後帶兒子度假一週。孩子願意,我卻很難欣然應允。十年來,他對養育孩子的參與是零,如今堂而皇之分享兒子的榮譽,竟還要歡歡喜喜兩人出遊?


不平、不滿猶似野藤,稍一縱容便蔓延心田。不!我豈能任由這些蕪雜盤據心思?於是再次懇求神完全潔淨,並祈願他們父子能有段美好時光。

 

堅石化為細沙


畢業典禮當天,我在座位上翹首瞻望,從行進行列中找出健壯的小伙子,禁不住笑了。此時,入口出現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他來了。


我什麼都沒說,連上揚的嘴角都沒動,只微微頷首,往兒子班級的方向指了指。他逕自上前,夾雜在眾多或蹲或站,各自搬弄相機的家長當中,等著捕捉自己孩子領獎的鏡頭。


會場草坪上紛紛攘攘,這一幕卻定格心版:臺上那個成熟中仍稚氣未脫的大小孩,簡直是臺下這個衣著筆挺中年男子的複製,只不過尺寸不同,頭髮一個濃密點,另一個稀疏點。


曾以為能忘卻這個男人的名字,抹滅他在生命中留下的刻印,兒子卻真實存在,是我曾與他相識相愛的證據。誠然不願再與他有任何瓜葛,也無法拒絕孩子得到父愛。


那天晚上我和朋友在外用餐,兒子帶爸爸回住處,我到家前丈夫已先一步離開。才入門,兒子三步併兩步從樓梯上蹦下來摟著我,高聲唱:「我好快樂,我好快樂。」


他急急告訴我,爸爸訂了臺電腦送他,還約好隔天在機場見面。然後悄悄告訴我:「我還把你們的結婚照拿出來給他看。」


他純真地憧憬一個有爸爸有媽媽的家,即使現實違願,他以這個舉動來傳遞心中小小的盼望。


我憐惜地擁他入懷,恭賀他成績傑出,並祝福他和爸爸歡度假期。想想畢業典禮不僅慶祝一個階段完成,同時象徵新里程開始。今天坦然面對丈夫,並放開孩子享受應得的親情,不也是學習饒恕的畢業典禮?


第二天到了機場兒子背上行囊匆匆下車,回頭對我擺手時,腳步沒有些許停留。


我微笑擺手,看他進門後便搖上車窗,打了左轉燈,換了車道往前直行。


兒子不在家,可空閑呢!悠哉地繞道從濱海公路回去。太久沒有經過這裡,景致有點陌生,波潮依舊,巨石哪兒去了?

 

正分神張望,一股浪花高高激起,水珠兒四下飛散,在炫亮的陽光下,反射出一道彩虹。

 

【專家回應】

恩典呼吸

和平使者工作坊講師之一/劉王蘭馨

 

讀完「浪花激起的虹影」一文,對文中主角周紅心疼且敬佩。的確,饒恕之路是一條苦路,帶著傷痛、折磨,卻又帶著祝福、盼望的蒙福之路。在這條路上,我們看著周紅心裡淌著血,眼中流著淚,舉步維艱地匍匐爬行在定意祝福對方的彩虹之路。


我想起耶穌受難時背著十字架,帶著滿身的鞭傷,一步一步蹣跚地走向各各他,這條斑斑血跡所串成的苦路,不也是神定意要祝福人類的饒恕之路?


原來,神在這條饒恕的苦路,要祂的獨生愛子首先踏上,在神與人、人與人間不可抹滅的冤仇中,以鮮血、痛苦、折磨,開出一條又新又活的出路來,讓我們這些得罪神的人可以承受這血路所帶來的祝福。以至我們也有力量跟著祂的腳蹤行,為另一個得罪我們的人開一扇祝福之門,這叫做「恩典」……


「和平使者事工」有一個概念,叫做「恩典呼吸」(Grace Breathing)。「呼吸空氣」是人生命的表徵,「呼吸恩典」是基督徒生命的記號。我們先「吸入恩典」(Breathe in grace),才有可能「吐出恩典」(Breathe out grace)。神的恩典可以讓我們得救(參考以弗所書2:8),有新的生命,讓我們在軟弱上顯得完全(參考哥林多後書12:9)。也就是說,神的恩典可以在我們無能為力之時,將不可能變為可能。當我們的生命豐豐富富充滿神的恩典時,我們就有能力呼出饒恕的恩典,赦免曾經傷害我們的人。

 

周紅找到了開起饒恕恩典之門,不但祝福了曾經傷害她的前夫,祝福了她可愛的兒子,更祝福了她自己。

 

 

記者小檔案

林敏雯,熱愛閱讀及聽古典音樂,最欣賞三浦綾子與貝多芬;致力於寫作服事神。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